弹幕族对弹幕语言的意义建构与心理需求探析

作者:代写英语专业毕业论文   日期:2015-12-13

  近年来,弹幕网站逐渐在国内漫迷群体和其他青年群体中流行开来。活跃在弹幕网中的漫迷族被称为弹幕族,与普通漫迷不同,弹幕族有着一套独特且约定俗成的语言体系——弹幕语言。

  研究说明

  1.弹幕网的选取

  考虑到哔哩哔哩网拥有较为庞大的用户群,并多以漫迷群体为主,用户活跃度较高,因而笔者将其作为研究弹幕语言和弹幕族的案例平台。

  2.文本的选取

  笔者选取日本动漫《黑执事》的第14集作为研究样本,从弹幕频数统计可看出,弹幕评论在4分05秒到5分05秒这一分钟的时间内相对最为集中,共有189条,占11.8%,并出现了最高峰值,且其弹幕语言风格特色也较为明显,故选择该段弹幕作为研究对象。在所选取的弹幕样本中,表示笑的弹幕出现了133条,占到总弹幕数的70.4%,这与该段故事情节设定密不可分。在该段视频中,黑执事塞巴斯蒂安戴着鹿头突然出现在画面中,原本紧张的氛围和严肃的画风立即变得轻松诙谐起来,引人发笑。

  3.研究思路

  本研究对表示笑、吐槽和脑补的弹幕语言进行解构主义理论分析,从而更为深入地了解弹幕族对弹幕语言的意义建构和语言背后所体现出的弹幕族的心理需求。

  弹幕族对弹幕语言的意义建构

  1.弹幕族对笑的意义解构

  在133条表示欢笑的弹幕中,笔者发现,弹幕族表达笑的方式不尽相同。”233″、”hhh”、”哈哈哈”、”噗哈哈哈”、”红红火火恍恍惚惚”是他们表达笑声的几种主要的或者具有代表性的形式。可以看到,对于几种表示笑的弹幕语言形式,其文本符号的本原意义与它实际所代表的意义已出现了很大的差异性。弹幕语言体现的正是一种解构主义的特征。在样本中,”233″原本只是一个普通的数字符号,但在经历弹幕族群体的文本解构之后,便发展成为一种表达笑声意义的弹幕语言,文本语言符号和现实表达意义之间出现了明显的不一致性。再如”红红火火恍恍惚惚”本是与笑声完全无关的词语,但在弹幕文化的解构之下,逐渐演变成为表达大笑的语言,这也就破除了符号和指称的语义一致性,达到了文本解构的效果。

  2.弹幕族对吐槽的文本”异延”

  除去表示笑的弹幕之外,占据比重最大的是吐槽剧情和人物的弹幕。吐槽语是弹幕视频的一大特色,其核心为”槽点”,它是弹幕族在吐槽过程中创造的概念。如弹幕”啊哈哈哈哈哈,给圣诞老人拉车的就是你吧hhhhhh”,它是从塞巴斯蒂安头戴鹿头的搞笑形象角度展开的吐槽。有几条弹幕针对的都是同一个”槽点”,即塞巴斯蒂安前后的反差形象所带来的情节荒谬性,但弹幕族由此展开的吐槽角度趋于多样化,从而带来了吐槽文本的丰富性。这也是法国解构主义学者德里达所提出的”异延”的体现。这些吐槽语可以随意地插入到视频文本中,作为对剧情、人物等的评点和延展。但与此同时,被吐槽视频中的人物并不能听到吐槽者的话,不与吐槽者发生任何对话。①这就保证了被吐槽视频文本的独立性,其叙事结构并没有被破坏,吐槽弹幕只是弹幕族的文本”异延”而已。它是弹幕族通过文本解构的方式进行的一场独立于视频本身的生产游戏。

  3.弹幕族对脑补的意义创作

  脑补弹幕是弹幕族针对原视频进行的二次创作,借助弹幕族的想象力和创造力,丰富了原有的文本内容,本质仍是一种对文本的解构形式。例如,在样本弹幕中,弹幕”王子:阿格尼,不是说好要做彼此的天使么”,是漫迷根据剧中印度王子发现自己最信任的仆人阿格尼竟然”投靠”了自己的敌人之后表现出失落、惊愕的情绪的剧情特征,而脑补出的一段印度王子对阿格尼的独白,调侃了印度王子与阿格尼主仆之间的暧昧亲密关系。

  在观看动漫的过程中,弹幕族虽然只能作为观众观看剧情,但通过弹幕脑补的方式,在另一个层面上创造性地参与剧情的重新编排或情节补充,从而实现了对原文本的解构。因此,随着时间的延宕,弹幕视频所包含的内容就变得越来越丰盈,弹幕族口中的”把弹幕养肥了再看”正是这个道理。

  弹幕族的心理需求

  1.弹幕族通过共同创造娱乐效果,满足玩乐的心理需求

  从以上分析可以看到,弹幕族并不在乎自己的观点能否带来实际的利益或起到劝服作用,他们看中的只是自己发布的弹幕能够在视频上出现,并与其他人的弹幕构成满屏滚动的”壮观图景”,这是出于一种”纯粹的玩乐”目的。②在样本中,满屏滚动着”233″”哈哈哈””红红火火恍恍惚惚”等表示笑的弹幕,它们并没有实际效用或意义,但弹幕族由此可以获得某种形式上的快感;他们共同创造出远大于剧情本身所传达出来的娱乐效果,其玩乐的心理需求得到满足。

  2.弹幕氛围满足了弹幕族获得社会认同的需求

  弹幕族热衷于共同创造弹幕视频的娱乐效果,缘于他们对社会认同的需要。哔哩哔哩弹幕网及其所塑造的弹幕文化和社区氛围,带给弹幕族一种社会归属感,一种社会身份感。在样本中,弹幕族在剧情最大”槽点”处,通过和其他弹幕族一起吐槽塞巴斯蒂安的鹿头形象,在彼此间观点或情绪表达一致时,就会获得一种社会认同感,从而确立自己是弹幕族一员的位置。

  3.通过对传统语义的解构,弹幕族获得了群体的自我实现感

  弹幕族为原本只是数字符号的”233″和与笑毫无关联的词语”红红火火恍恍惚惚”等词赋予了笑声的意义,这无疑是对传统语义的一种颠覆。动漫文化及弹幕文化常被主流社会边缘化,而弹幕族创造出这样一种极具族群个性的弹幕文化,颠覆了传统语义的表达,是对其亚文化地位的一种有意或无意的反抗,在颠覆中获得了群体的自我实现感,表现了其群体的内部同一性和相对于外部社会的完全个别化。

  较之国内蓬勃发展的弹幕文化,学术界对弹幕族及弹幕语言的关注还远远不够。作为动漫文化的高卷入消费族群,弹幕族的语言特征及背后的心理需求值得我们进一步深入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