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表现艺术里的“青骑士”

作者:代写英语专业毕业论文   日期:2015-12-13

  19 世纪末 20 世纪初是欧洲动荡不安的时代,连续不断的战争造成人类巨大的物质损失和精神创伤,各国先后兴起工业现代化,加速了社会的运转节奏,造成人心的苦闷和烦躁。在这种社会背景下,现代主义艺术异军突起,它强调不惜任何代价也要力求创新。而比起其他艺术形式,绘画更能够无所顾忌地从政治约束中解放出来,真正成为个体抒发情感的艺术形式。表现主义作为现代主义艺术运动的先锋,它寻求表现无意识,展现人类深层也往往是最黑暗的情感。按照弗洛伊德的学说,表现主义艺术避开自我和超我,直接指向本我,也就是人的本能和基本欲求的潜意识储藏室。表现主义的重要分支青骑士深受原始艺术、中世纪艺术以及”野兽派”、”色彩主义”和”立体主义”艺术理念的影响,在绘画色彩和绘画布局和造型方面大胆表现,并吸收诗歌、音乐、建筑以及非欧洲艺术的精髓,被誉为世界大战前夜现代主义运动最重要的宣言,堪称艺术界的新约圣经。1912年五月中旬,画家瓦西里·康定斯基和弗朗茨·马尔克合作编辑了《青骑士》年鉴,而后,编辑部团队于1911年和1912 年期间在慕尼黑进行了两次艺术展出,其后在德国以及欧洲各大城市进行巡回展出。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开始,青骑士艺术团体解散。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后,欧美掀起了新一轮现代主义高潮,青骑士重新引起公众的关注。

  一、内在的真实性:青骑士的艺术风格

  1900 年左右的慕尼黑由于其自由的艺术氛围,吸引了欧洲各国的艺术家。其时,慕尼黑已有一个领军艺术家,他就是德皇和宰相的宠臣、被称为”画王”的弗兰兹·冯·伦巴赫,他以保守的画派作风牢牢掌握着慕尼黑的艺术走向,不过印象派和青年派的艺术潮流势不可挡。慕尼黑已然变成了与巴黎齐名的欧洲艺术中心,现代派的艺术之火熊熊燃烧。印象派运用明亮热烈的颜色以及消融轮廓的轻点技术,着力于展现具有细腻光晕和阴影效果的户外景观,力图达到获得绘画的瞬间”抓拍”效果,从而摆脱了象征派艺术的阴暗风格。印象派之后的青年画派则更加注重手工在艺术中的运用,将艺术和日常生活结合起来为了追求艺术家的独立地位,获得独立的展出空间,俄国艺术家康定斯基于1900年建立了艺术学校”方阵”,艺术学校还招收了欧洲有史以来第一批女生。正是上述这种时代背景和艺术发展背景为”青骑士”艺术流派的产生提供了浓厚的氛围。

  ”什么是艺术”一直是西方美学探讨的重要问题,并形成了诸如模仿说、表现说、经验说、惯例说等许多关于艺术本体的简介。其中,柏拉图的模仿说的影响最为深远。而现代主义前卫艺术流派的出现则是艺术家用极端的方式突出了艺术本质的基本问题。现代主义绘画发展的一个重要方向是,从错觉的三维空间效果的追求回归到了对平面性效果的经营上,绘画性由此得以落实。青骑士艺术流派把文学创作中的”陌生化”手法借用到文学创作,摒弃了传统的对客观事物的模仿,在创作中不惜任何代价,力图在色彩、线条以及作品主题和母题方面求新创奇,使平静的艺术作品达到惊世骇俗的效果,从而带给公众奇异的审美感受。

  由于父母离异,童年时期的康定斯基内心就一直有一个失落的空洞,对世界充满了好奇和探究。自从进入艺术王国,他对于自己内心充实和表达的追求方式非常开放。他说,用于发掘想象力和表述内心的方式越多,人就能够越快乐。康定斯基的生活离不开艺术创作,他说:”用其他的方式不能摆脱我的思想。”1912年出版的《论艺术中的精神》一书中,康定斯基正式提出了”无物象绘画的概念”。他认为这种艺术源于艺术家在寻找摆脱外在物象的束缚,寻求表现精神世界的一种”内在需要”。作为”青骑士”团体的灵魂人物,康定斯基的绘画几乎没有可以直接辨识的客观物象,他描绘的内容在一个不确定的空间中出现,色彩和线条成为诠释抽象精神的独立要素。他注重实验性地创作,经常无视学术规范。在绘画色彩方面,康定斯基致力于使用蓝色表达深刻的内心体验。从康定斯基1907年发表的《骑马的情人》不难发现,康定斯基早期的创作主题来源于古老的俄罗斯传说、中世纪骑士传说,在艺术形式上受到当时俄国童话插图以及青年画派的影响。此外,为了表达精神世界的”内在需要”,康定斯基致力于绘画和音乐的平等性。康定斯基尤为推崇当时的音乐家阿诺·舒恩伯格,在《青骑士年鉴》中选录了阿诺·舒恩伯格的音乐作品和音乐理论论文。他说,阿诺·舒恩伯格的音乐带领我们进入一个王国,在这个王国里音乐不单单是声音的体验,而是一种灵魂上的体验。

  另外一位”青骑士”代表人物马尔克对艺术所具有的精神性力量表现出了信仰,他宣称:”没有一个伟大的纯洁的艺术是无宗教的,艺术越宗教化,它就越有艺术性。”马尔克擅长运用动物母题来象征一种神秘的体验。马尔克认为动物比人更美,他相信只有想象用动物的眼光去观察世界,人才能够认识到世界的内在构造和神秘的精神。马尔克所谓的”动物化”指的是一种最原始、最纯粹的精神的象征,这与康定斯基对于内在精神的追求是类似的。从马尔克1911年的作品《树林中的鹿》中可以发现动物母题是马尔克追求精神净化和解脱的重要途径。青骑士团体的艺术家的绘画各有千秋,但都在努力超越对于实物的刻板模仿,寻求绘画所表现的内在真实性。奥古斯特·麦克表现出超凡的色彩想象力,保罗·克利(1879—1940)的作品主题主要是童话魔幻世界,而加布里埃莱·蒙特(1877—1962)的绘画则擅长用深色的线条勾勒出物体的轮廓。

  和其他表现主义流派相比较,青骑士画家总的来说并不关注对当代生活困境的表现,他们所关注的是表现自然现象背后的精神世界,以及艺术的形式问题。青骑士艺术家们摒弃传统以模仿为目的的艺术创作理念,不惜任何代价表现潜意识的内在真实性,这在当时的欧洲绘画界是超前的艺术理念。正如S.Langer所说,”它们看上去像是一种生命的形式,而不是用机械的方法制造出来的,它的表现意义看上去像是直接包含在艺术品之中”。奥古斯特·麦克写道:”艺术的目的不是科学地仿造和检查自然形态中的有机因素,而是通过恰如其分的象征创造一种缩略的形式。”1913年,青骑士在柏林举办秋季画展时,只有很少数的观众与艺术评论家们理解这种新的绘画语言。柏林艺术学院院长安东·冯·威纳把青骑士形容为”一个有趣的精神病研究对象”,《新苏黎世报》则认为青骑士画家犯了”轻微的恐慌综合征”。艺术史学者汉斯·迪策对青骑士画派表达了积极肯定的观点:艺术的任务并不是模仿自然、复制现实。有感染力的艺术作品往往具有深刻的内在真实,青骑士艺术家正是以其对于”内在的真实性”的信仰,赋予其作品能够穿透时空的艺术光芒。

  二、《青骑士年鉴》和青骑士艺术展出

  和同时代的”桥”社相比,青骑士是一个松散的艺术家团体。康定斯基回忆:”青骑士组织,当初并没有像别人所描述的那样。马尔克和我只是想出版一些东西,并没有想表达什么意见或者愿望。”1911年12月到1912年1月,青骑士在慕尼黑特阿提娜大街7号现代艺术厅举行第一场展出。参展画家有亨利·卢梭、阿尔伯特·布洛赫、罗伯特·德劳内、伊丽莎白·爱普斯坦,康定斯基、奥古斯特·马克、弗朗茨·马尔克、加布里埃莱·蒙特(1877— 1962)和阿诺·舒恩伯格等。青骑士团队的第一次展出被传为神话,加布里勒·明特儿用六张照片记录了第一次展出。慕尼黑画展之后,青骑士在科隆和柏林继续展出。1914年,青骑士在不来梅、哥本哈根、法兰克福、汉堡、布达佩斯、奥斯陆、赫尔辛基、特伦特海穆和哥特堡等欧洲城市巡回展出。1912年2月到3月,青骑士在慕尼黑布里内尔大街八号汉斯·戈尔茨图书艺术商店举行了第二次展出。展出作品315件,展出的作品不仅仅包括纸质艺术品,还有铜版画、线条画和木刻作品。参展艺术家有马尔克、康定斯基,以及”桥社”的保罗·克雷、阿尔弗雷德·顾彬、卡斯米尔·马勒维契和巴夫洛·毕加索。

  1922 年秋,青骑士团体在穆尔诺和森德尔多夫举行了一次青骑士年鉴研讨会。康定斯基1911年的版画沿用了”青骑士”的名字,1912在年鉴封面插图也沿用了”青骑士”这个名称。1912 年年鉴封面画的母题为圣乔治,主色调为蓝色。色彩的运用,与其说是对客观存在的反应,还不如说是出自艺术家内心的情感诉求。对于蓝色,康定斯基这样写道:”蓝色越深,就越能激发人对于纯净无尽的渴望并最终超然。它是天空的颜色。”1912年3月出版的宣传册,侧重宣传了卢梭的画作《养鸡场》以及康定斯基和马尔克的艺术作品和理念。马尔克为年鉴撰写了艺术评论文章《精神财富》《德国的”野蛮人”》和《两幅画》,康定斯基撰稿《论形式问题》,奥古斯特·马克撰稿《面具》。阿诺·舒恩伯格为年鉴谱曲《心的成长》。俄国作曲家托马斯·冯·哈德曼为年鉴撰写艺术评论文章《关于音乐界的无政府状态》。1912年,青骑士艺术家在科隆参加了西德艺术家与艺术爱好者协会的展览,随后于1913年在柏林参加了第一届德国秋季绘画展。

  由于康定斯基的霸权,青骑士团体成员的关系逐渐冷淡,原计划的第二本年鉴没有发行。马克退出了团体,并建议马尔克脱离青骑士。马克1913年的画作《对青骑士的嘲讽》,表明了马克对青骑士的不满。这幅画的中间靠左是马尔克,他坐在一头公羊背上,右边向上是赫尔瓦德·瓦尔顿的侧影,右下方站着马克,马克的角色显得小而无足轻重。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康定斯基返回俄罗斯,亚夫伦斯基和冯·威尔夫金相继离开了德国,马尔克和马克则阵亡于法国战场,青骑士由此解散。

  三、青骑士的后期影响

  1921年和1922年保罗·克利和康定斯基先后开始在魏玛的包豪斯艺术学院任教,其后转到德邵大学任教。期间,在导演加尔加·施耶尔的策划下,康定斯基、克雷、亚夫伦斯基和吕奥内尔·范尼尔组成青骑士”青色四人”展览团体,以纪念青骑士。纳粹时期,青骑士作品被斥为”颓废艺术”,被毁坏或者卖往国外。然而贩卖导致了一个意外的结果:青骑士的画开始闻名于全球,并且在1945年之后其艺术家的理念在国外被广为接受,程度甚于国内。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后,欧美重新掀起了新一轮现代主义艺术热潮。1949年,在路德维希·格鲁特的倡导下,”慕尼黑艺术之家”大力搜集青骑士团体的作品。由巴伐利亚国家绘画收藏馆、慕尼黑市美术馆以及”文化事务处”(即战后美国占领当局文化部)主办的题为”20世纪的慕尼黑与艺术,1908—1914年青骑士的作品之路”在慕尼黑展出。康定斯基的女友加布里埃莱·蒙特为名誉委员会成员,对展出宣传起到了很大的作用。纳粹时期,加布里埃莱·蒙特在地下室中藏匿了大量康定斯基以及其他青骑士成员的画作。加布里埃莱·蒙特将自己所收藏的大部分画作捐赠给慕尼黑美术馆伦巴赫分馆。2013年5月7号开始开馆,游客可以在白天进行参观。2011 年巴伐利亚州庆祝了青骑士团体成立 100周年纪念日。德国邮政也推出了青骑士创建一百周年的纪念邮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