绘画与空间

作者:代写英语专业毕业论文   日期:2015-12-13

  在物理学对世界的描述中,”维度”是一个基本概念。一维是点,二维是长度和高度的概念,三维在二维基础上加了深度,而四维是在三维的基础上加上时间因素后所呈现的多个面的综合形态。尽管格林伯格认为”二维”是绘画的基本属性,在整个美术史中,人们仍然看到了绘画这样一种基于平面介质的二维表现手段在模拟凝固了的真实世界的三维表现时所做出的努力和成就。当绘画对于三维世界这个凝固的瞬间的描绘已经接近极限的时候,艺术家们为了表达更为真实的世界,又作出了怎样的努力呢?

  一、试图打破”三维”的框架

  当艺术的”模仿”功能表达到极限时,艺术家们总是试图有所突破。绘画走到文艺复兴时期,画面对于三维世界所摈弃时间而呈现的瞬间凝固状态的表达已经趋于极至,《最后的晚餐》《西斯庭教堂的天顶画》等无一不是对三维空间的完美再现。艺术家永远不满足,永远想在为”表现真实的世界”而做出努力。绘画在对三维的描绘已经近乎极限的时候,画家一直在思考着进一步的表现。

  现代艺术之父塞尚这个连立体主义的鼻祖、现代艺术的大师毕加索都啧啧称奇的人物,正是为打破三维的常规结构而努力并且有所建树的重要画家。在塞尚的众多静物作品中,我们除了可以看到塑造得结实得有些过份的苹果外,还有些细节,不容忽视:看似不合理的水平线,桌角和台面边线的不一致,视角和社线的不统一,等等,不一而足。难道是塞尚先生画错了吗?是的。但这位伟大的画家,是故意犯错的。之所以要用到错落而不统一的视平线,是为了尽可能还原他所观察到的静物对象;之所以会有不在一条水平线上的桌面,是为了更真实地表现他所感受到的空间;之所以会有似乎不合理的视角,是为了更完美的多方面的展现他要表达的对象。这些正是塞尚被尊称为现代艺术之父的起因,正是因为他在突破固有的三维空间表达方式的限制时所做出的努力和成果,给了后辈艺术家以启迪,在”表达真实的世界”上有了新的思路和探索新方法的可能。

  毕加索用他的”立体主义”在这条路上又走得更远了一些。他在肖像画中,将人物的正侧面脸部特征,完美的融合到了一张正正面视角的脸上,或是将正正面呈现出的眼晴的特征,放到一张正侧面角度的脸上。不止这些,在一些大场面的绘画中,各种角度的穿插安排充盈其间。这也正是”立体主义”的由来,毕加索这位卓越的艺术家,想要打破传统的绘画对于三维模式的表达,对于真实、立体的空间,他用了艺术家的眼光和手法去试图有所突破。

  二、在场与不在场的双重空间马格利特的作品《这不是一只烟斗》,彻底打破了空间的限制。在这个作品本身还是一个二维平面的绘画作品。主体对象,烟斗,用了明暗以及色彩造型的方式,描绘了一个在凝固空间中的三维立体的烟斗。而在这个烟斗的下方,有一行斜体的文字:”Ceci n’est pas une pine(这不是一只烟斗)”。文字和图形并不是处在某个随意的空间里,而是位于三脚架上的画框中,画架置于地面,地板条纹清晰可见。在其上方,是一只巨大的、与图中所画完全一样的烟斗。

  对于这样一张画,哲学家福柯有着他的阐释与追问:”有两只烟斗。是不是更应该说,这是关于同一只烟斗的两张画?还是一只烟头和它的图,或者是各自再现一只烟斗的两张画,或者是两张画中一张再现一只烟斗而另一张不再现烟斗,或者是两张既不是烟斗也不再现烟斗的画,或者是一张再现的不是一只烟斗而是画有一只烟斗的另一张画?”在马格利特这样一张看似简单的绘画作品里,存在着如此之多的不确定性和阅读空间,以至于引发了哲学家对于”烟斗”在场与否的一连串发问。不得不说,这是一张突破了时空限制的绘画。

  三、矛盾空间——三维与视错觉

  当代艺术的语境下,有许多绘画作品如3D绘画、视错觉绘画等,都打破了原有空间概念,通过并置、模拟、错觉等手段实现二维到三维的延伸与结合。

  荷兰艺术家埃舍尔的《画手》《凸与凹》《深度》等作品都源于悖论、幻觉和双重意义,他在概括的三角形、多边形中,使鱼、鸟等动物们参与其中并互为背景,使不可能同时存在的在场者同时存在,画面在二维与三维空间中相交变换。

  在许多街头、墙面等公共场所,三维立体绘画展现了其惊人的魅力。近处看,确实是二维平面图像的绘画,被艺术家们利用三维透视变形规律进行特别的描绘,使得从某个特定角度观看作品时,产生了空间错乱的视觉效果,路上的行人和绘画似乎融合到了一起,成为二维与三维的组合存在。更有一些画家,利用三维的透视规律与人们的视觉经验,创作了许多视错觉的绘画作品。比如将A面的桥与B面的屋顶连接起来,给人一种人在屋里,却同时又在屋外的视错觉效果。

  四、结语

  尽管绘画有着其与生俱来的二维属性,但是在漫长的艺术史中,艺术家们始终努力在画面中营造一个真实的三维世界,并且在历史长河中,对于某个凝固瞬间的描绘已经到了日趋完美的境地。然而艺术家们并没有停下求真的脚步,为了表达所感受到的真实世界,他们努力探索,勇于创新,在科学的已知与未知之间,搭上了艺术的桥梁,让绘画与空间的关系具有了无限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