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爱人》中的新黑色电影美学风格

作者:代写英语专业毕业论文   日期:2015-12-19

  电影《消失的爱人》一经上映就掀起了舆论界的轩然大波,该片对于婚姻与爱情的颠覆性的反面描写极具话题性和争议性,大卫·芬奇以辛辣的题材内容和风格化的电影语言为观众打造了一部发人深省的黑色电影。《消失的爱人》继承了大卫·芬奇一贯的电影艺术风格,从一个犀利而敏锐的独特视角以一种冷静的电影语言讲述了一段关于爱情、婚姻与谎言的荒唐故事。该片极具戏剧张力的故事内容完全得益于同名小说原著,大卫·芬奇通过电影艺术的加工和转化,使这部小说的悬疑和惊悚的艺术风格完全延续到了电影当中,并被放大。通过这部电影,大卫·芬奇对于叙事结构、镜头剪辑与美学风格显示出了更得心应手的配合与把握,同时也表现出了一种有别于传统黑色电影的新黑色电影美学风格,这种风格特色从影片的各个部分渗透并表现出来,使电影各部分紧密成为一个风格统一的整体,呈现出非凡的艺术表现力。

  一、大卫·芬奇的电影美学风格的演变

  好莱坞黑色电影是整个好莱坞电影艺术体系中重要的风格类型,这种类型是单单从艺术风格角度出发,而非电影的主题类型。早期的好莱坞黑色电影主要倾向于反映社会的黑暗面,揭露社会体系中的腐败和罪恶,往往具有反乌托邦的类型化特征,并且此类电影中常常被置入具有个人英雄主义色彩的人物形象,借以表达影片对于社会中不公平和犯罪现象的不满和控诉。如《邮差总按两次铃》《马耳他之鹰》等电影都是早期好莱坞黑色电影的代表作品,这些作品均以另类的视角抒发着悲观的情绪,以阴郁的影像风格表现着社会的阴暗面和人性与道德的危机。

  大卫·芬奇在导演创作初期的作品当中就表现出浓厚的黑色电影风格,黑暗的影像风格展现着人性与社会的黑暗面,通过独特的电影叙事结构与美学风格表达着无比悲观的绝望情绪。以《异形3》(1992)、《七宗罪》(1995)、《搏击俱乐部》(1999)三部作品为代表,大卫·芬奇在黑色电影风格的创作上显示出了极高的创作天赋与艺术个性,三部影片都充斥着强烈的末日情结,表达了人类对于所生活的外部环境、社会体制、法律法规与道德底线的怀疑与失望。随着2008年《本杰明·巴顿奇事》的上映,观众发现大卫·芬奇的电影开始显示出温和与积极的创作倾向,虽然影片依旧讲述了一个充满绝望情绪的爱情故事,但影片对于爱情的肯定与赞美成为整个故事的核心主题。在此之后,大卫·芬奇陆续创作的《社交网络》和《龙纹身的女孩》均在一种略微紧张的、可调和的氛围当中探讨了人性的复杂面,在保留了黑色电影风格的同时并未将观众完全置于悲观甚至绝望的情绪当中。抛开具有传记体性质的《社交网络》不谈,《龙纹身的女孩》则探讨了人与人之间的冷漠与复杂的社会乱象,虽然是以悲剧结尾,但仍然让观众对于爱情保持着期待与向往。到了《消失的爱人》,虽然影片将婚姻、爱情与谎言摊开,将最负面的情绪与观点表达出来,但是大卫·芬奇的创作风格与早期有着明显的转变,其对于人性的深入挖掘使其黑色电影艺术风格有了质的变化,他通过叙事框架与其他电影语言的转变与配合凸显人性中的某些特性,完全脱离了他早期的犯罪主题与末世情结。

  二、《消失的爱人》的新黑色电影美学风格的构建

  电影《消失的爱人》从叙事结构到人物形象的塑造,再到电影视听语言的运用,都在为影片的新黑色电影美学风格的创造而服务,大卫·芬奇创造了一种迷离昏暗的叙事氛围,在扑朔迷离的叙事过程中将悬念不断叠加,从而将主要人物的形象逐渐塑造得丰满而立体,以抽丝剥茧的方式逐渐褪去谎言的外衣,还原一个所谓的真实的婚姻。

  (一)叙事结构

  双线叙事是电影中经常使用的叙事方法。在电影《消失的爱人》当中,大卫·芬奇以双线叙事为基础,利用叙事线索将整个电影分为四个部分,每个部分都成为一个独立的叙事个体完成叙事功能,以逐层推进的形式完成整个故事的构建,而艾米的日记就是串联起整个电影故事的主要线索。

  故事开始于艾米在结婚五周年纪念日当天的失踪,感情已经疏离的丈夫尼克冷静而麻木地报了警,而警察发现案发现场存在很多疑点,尼克被首先作为犯罪嫌疑人怀疑。而这一切都是艾米精心设计的圈套,她面对已经如同一潭死水的婚姻生活感到失落和麻木,追随丈夫离开纽约来到他的家乡后的生活变得更加难过,而丈夫的外遇将艾米对他的爱情粉碎得一干二净,婚姻只剩下躯壳,成为两个人仍然生活在同一屋檐下的理由,此时的尼克已经有了离婚的念头。因此,艾米的失踪是艾米自导自演的一次报复行动,为的就是将所有的证据和线索都指向尼克,使其成为名副其实的杀人凶手。然而,尼克在破解艾米为了结婚五周年而布置的寻宝游戏后看清了一切,面对莫须有的杀人罪名,媒体已经给尼克定罪,警方在长时间的查证过程中也最终定位在了尼克身上,而尼克唯有找到艾米,粉碎整个谎言以求自保。得益于一名著名律师的协助,尼克开始了自己的洗刷冤屈之旅,面对媒体的围攻和施压,面对不断出现的新证据,尼克在做着似乎徒劳的挣扎。在这两个部分当中,尼克背叛艾米的出轨行为逐渐暴露,二人婚姻生活的麻木、失意的林林总总也赤裸裸地呈现出来。尼克的心理状态经历了解脱—怀疑—无奈—挣扎—绝望的过程,而这一过程也恰恰是事态发展的过程。在警察破案陷入困境,尼克陷入警察、媒体和全国人民仇视的目光中时,艾米逃亡的整个过程被插入进来,导演通过对艾米逃亡流程的表现解读了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和因果关联。

  就在尼克苦苦挣扎之时,艾米改变了头发的颜色和装扮,甚至用锤子自残,隐姓埋名在另一个城市开始了生活。但是,事事不如意,艾米在与邻居相处时,不慎暴露了自己的钱财,被邻居洗劫一空。走投无路的艾米只能求助于前男友戴斯·柯林斯,没有料到的是,艾米走入了戴斯几近变态的囚禁当中,可以说艾米从一个”牢笼”进入了另一个牢笼中。于是,整个故事发展到现在,艾米与尼克一样,都主动或被动地陷入了被囚禁与禁锢的境地。艾米自己主动走入了前男友戴斯·柯林斯的怀抱,由于艾米无法面对外面自己亲手制造的这一切,所以她只能留在柯林斯的豪华别墅里,被其囚禁;而尼克则受困于艾米制造的重重罪责之中,同时警方因缺少关键性证据而对其虎视眈眈,媒体闻风而至将尼克重重包围,对于艾米的失踪不断进行着揣测,可以说尼克陷入了警察与媒体围攻的两难境地,虽然找到了纽约著名的律师为其辩护,但始终无法走出困境。

  破解两人身处困境的关键性事件是艾米杀死了前男友戴斯·柯林斯,并将她为尼克设计的圈套和自己的杀人事实都推在已经死去的戴斯·柯林斯身上,艾米再一次扮演了受害者的形象,精心设计了一切,并满身是血开车回到了家中,扑倒在尼克的怀中。然而,尼克对于妻子艾米的回归,心中有的只有怨恨,已经没有任何感情。在艾米圆了所有的谎言以后,两人又恢复了看似平静的生活,尼克对于艾米只有深深的恐惧,而艾米似乎得到了一个自己想要获得的”圆满”结局。电影《消失的爱人》以艾米的日记为贯穿整部影片的叙事线索,通过疑问与谎言的逐个揭穿而推进叙事进程,从表面上看似乎尼克已经完全受制于艾米精心设计的圈套即将赔上性命,而艾米则开车远行似乎开始了新的生活,但两条叙事脉络又在结尾处融合在一起,共同完成了叙事。因此,这部电影的叙事框架之下,又包含着导演深刻的思想,通过叙事框架与叙事方式在一定程度上完成了电影主题的烘托和表达。

  (二)人物塑造

  作为影片《消失的爱人》的主要人物,艾米与尼克以丰满而立体的人物形象撑起了整部电影的叙事和表达。在一段充满谎言的婚姻之中,二人之间的爱情与感情在五年的婚姻生活当中消磨殆尽,剩下的只是在金钱上的牵扯和形同虚设的一纸婚书。二人的结合开始于一段浪漫的邂逅,但是激情并没有足够的力量让这段婚姻一直走下去,随着经济的衰退,二人都失业在家,唯一的金钱依靠和生活来源就是富家女艾米的信托基金。随着二人失业在家的时间越来越久,尼克显露了自己不思进取、索求无度的本色,艾米一直对尼克忍耐,而忍耐与沉默换来的只是二人日渐疏远的感情,直至尼克的出轨将感情的最后温度也消耗掉了。

  首先,影片塑造的人物形象是尼克,失业的困境消磨了尼克曾经具有的风采,时间将尼克打磨回原有的模样,如今的懒惰与邋遢与二人相遇时截然相反,艾米亲眼看到尼克的蜕变以后开始变得沉默。正是因为尼克的堕落、不思进取和出轨让这段婚姻走向了绝境,是尼克自己亲手掏空了婚姻中的理解、关心与爱情,他将婚姻变成一具躯壳,然后企图抛弃这个笨重又碍事的外壳。从艾米失踪开始,对于尼克就没有一丝正面的塑造和描写,满嘴谎言,对妻子艾米的冷漠,还有口是心非的婚外情让尼克的烂男人形象逐渐立体起来。艾米的失踪对于尼克来说是一种解脱,他只是例行公事般对于妻子的失踪报警,从开始到结束都没有对艾米的生命安危感到一丝担忧。因此,即便是故事发展到了尼克即将面临死刑的危急时刻,仍然没有得到观众的一丝怜悯。

  其次,艾米的形象逐渐在日记内容旁白的描绘之下显现出来。作为一名家境殷实的富家千金,艾米与尼克的结合完全是浪漫的氛围与激情的冲动,艾米企图使尼克成为自己梦想中的伴侣,即便自己可能会失去一部分自我,但是艾米希望爱情与婚姻都向着自己希望的方向前进。不能说是婚姻造成了艾米的极端性格,但这种性格上的缺陷是尼克通过对婚姻与爱情的摧残而放大并释放出来的。与尼克走入婚姻后的艾米尝试过改变,但五年的时光让她看清了尼克的真实一面以及自己不成熟的妥协,最终艾米策划了整个迷局。虽然最终艾米回到了这个家中,但是她并没有真正原谅尼克,她以自己的方式实现了对于尼克和婚姻的控制,在一个蛇蝎美人背后是一个对于爱情和婚姻尚存希望的孤独灵魂。

  (三)视听语言

  在《消失的爱人》中,大卫·芬奇延续了自己一贯的电影艺术风格,创造并发展了一种新黑色电影的艺术风格,将画面、剪辑、音乐和美术设计完美地融入自己的黑色电影美学思想进行综合表现。影片的多数场景发生在室内,芬奇借助室内的非自然光线制造了影片悬疑、惊悚的故事氛围,通过光线的变化表现了人物的形象和性格特征,充分调度了光线与色彩在画面中的表现力;该片的背景音乐显示出高度的统一性,在平静、冷酷的旋律中,艾米阅读自己日记的画外音贯穿影片始终,音乐的阴暗和诡异配合着电影灰暗的画面,音乐在影片的一开始就与观众的情绪和心理状态紧紧相连,在一丝一毫的微妙音符的变化之中,主人公的心理状态与思想转变毫不费力地表现了出来。大卫·芬奇在电影配乐方面没有加入人声音乐,取而代之的是同一风格的环境音乐和氛围音乐,在这些音乐中,又加入了白色噪音的失真效果,烘托了故事内容的神秘性,在音乐上形成了一种抽丝剥茧的音乐质感。大卫·芬奇在视听语言方面高度的艺术觉悟使《消失的爱人》同时具备了故事性和艺术性。

  三、结语

  电影《消失的爱人》改编自美国女作家吉莉·安弗林的同名小说,该部小说连续八周雄踞《纽约时报》畅销书榜首,成为众多图书榜单中的最佳书籍和必读书籍,也正因为这部小说,吉莉·安弗林顺利成为美国畅销书女作家,跻身一线作家的行列。可以说,电影《消失的爱人》具有强大的小说读者群作为观众基础,这在潜移默化中保证了电影的票房成绩,同时这也是对于电影剧本大纲的质量保证。对于如此成功的小说原著,大卫·芬奇的改编无疑也是成功的,他通过多种电影语言的综合运用结合自己独特的电影美学理念,创造了一部具有新黑色电影美学风格的悬疑片,将爱情与婚姻这两个永恒的母题进行了颠覆与嘲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