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鸟人》中的文化隐喻

作者:代写英语专业毕业论文   日期:2015-12-19

  一、电影《鸟人》简介

  影片讲述了一个好莱坞过气男演员瑞根·汤姆森(迈克尔·基顿饰)渴望被观众”尊重和肯定”,为了自己的艺术理想不懈奋斗的故事。他出演过三部超级英雄电影《鸟人》,事业如日中天,却因想追寻真正的艺术,而不仅仅是躲在”飞鸟侠”的斗篷下而拒绝出演《鸟人4》,结果演艺事业从此一落千丈。为了重新得到观众的爱,找到自身的存在感,他把美国当代著名短篇小说家、诗人雷蒙德·卡佛的短篇小说《当我们谈论爱情时我们在谈论什么》改编成舞台剧在百老汇演出。为了抓住事业的最后一线希望,他倾其所有,甚至不惜抵押上要留给女儿的房子。然而花大价钱请来却不断制造麻烦的男明星麦克·夏纳(爱德华·诺顿饰)、扬言要毁了他的剧的女剧评家塔比莎·狄金森(琳赛·邓肯饰)让他的艺术之路充满了艰辛。瑞根对自己演艺事业的热爱胜过一切,这导致其与前妻离婚、情人不满;他甚至顾不上女儿萨姆(艾玛·斯通饰),这个刚刚从戒毒所出来担任其助理的女儿又偷偷吸食大麻,并且与麦克纠缠不清。他的事业与家庭均陷入危机,生活一团糟。看着昔日不如自己的年轻演员凭借其不屑的超级英雄形象大红大紫,他的内心充满了矛盾与无奈。最终,他在舞台上自杀未遂。出人意料的是,他的舞台剧大获成功,获得媒体和观众的一致好评。看起来他似乎得到了梦寐以求的东西,然而,他却从病房的窗户上一跃而下……

  二、《鸟人》中的文化隐喻

  (一)鸟人:希腊神话隐喻

  影片名《鸟人》本身就是一个隐喻,鸟人即希腊神话中的伊卡洛斯。伊卡洛斯与父亲用蜡和羽毛造的翼飞向天空,企图逃离克里特岛。父亲提醒他不要飞得太低,因为那样海水会沾湿羽翼,把他拖进大海;也不要飞得太高,因为离太阳太近,封住羽毛的蜡会融化、起火。一开始一切都很顺利。但伊卡洛斯逐渐骄傲起来,他想飞得更高。最终,太阳融化了双翼上的蜡,伊卡洛斯命丧大海。伊卡洛斯在西方文化中代表着为追求理想而不惜牺牲的精神。影片中提到伊卡洛斯两次。一次是在记者访问时,瑞根说:”《鸟人》就像伊卡洛斯。”第二次是瑞根在臆想中飞上天空,象征另一个自我的”鸟人”对他说:”火焰。牺牲。伊卡洛斯。”另外,片头出现了这样的场景:V字型火焰从天空坠落,同样的场景也出现在影片结尾瑞根自杀后。这正是伊卡洛斯从天空坠落,两只翅膀燃烧的画面。瑞根其实就是当代的伊卡洛斯,一心向着心中的艺术理想飞去,却因此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如伊卡洛斯一样燃烧着放出最耀眼的光芒后坠落。

  (二)卡佛、麦克白:西方文学隐喻

  影片以雷蒙德·卡佛的诗《迟到的断想》开篇:”尽管这样,你有没有得到这一生你想得到的?我得到了。你想要的又是什么?称自己为爱人,和感到被这个世界爱过。”此诗刻于卡佛墓碑上,是卡佛一生写的最后一首诗,也是对自己一生的总结。其实,卡佛的人生经历与瑞根颇为相似。卡佛被称为”美国的契诃夫”,是自海明威以来最具影响力的美国短篇小说家。但他的前半生并不如意,失业、酗酒、破产、妻离子散、穷困潦倒。尽管如此,他始终坚持自己的写作梦想。最终,苦尽甘来,卡佛40岁时逐渐为人们所熟知。然而,他成名后不久便死于肺癌,享年50岁。卡佛犹如伊卡洛斯一样,终于接近理想,却如流星般坠落。正如影片中的瑞根,尽管穷困潦倒,却始终坚持自己的艺术梦想。最终,他成功了。但他却没有享受扑面而来的名利,而是选择了自杀,如伊卡洛斯一样在触摸到太阳光辉的那一刻坠落。因此,此诗也暗示了瑞根的命运,也是导演献给瑞根的墓志铭。影片中的戏中戏,瑞根自编自导自演的话剧改编自卡佛的短篇小说《当我们谈论爱情时我们在谈论什么》。瑞根说卡佛在看了他高中时的表演后写了张字条:”谢谢你诚实的表演。”正是因为自己的努力得到了卡佛的肯定他才能一直在艺术之路上走下去。因此,瑞根决定把卡佛的小说改变成话剧在百老汇演出以向卡佛致敬。

  这出舞台剧是瑞根如困兽般的最后一搏,他倾注了所有的希望,但剧评家塔比莎却要”发表一篇有史以来最差的评论”,毁了他的剧,这处决通告成了压倒瑞根的最后一根稻草。绝望中,瑞根把当初激励他走上演员之路的卡佛的字条留在酒吧。他街头买醉时听到一个疯子叫喊着:”你的人生不过是一个行走的影子,一个在舞台上指手画脚的伶人,登场片刻,就在无声无息中悄然退下……找不到一点意义。”这段话是莎士比亚四大悲剧之一《麦克白》第五幕麦克白在妻子自杀后的独白。麦克白将军是苏格兰国王邓肯的表弟,受妻子怂恿,弑王篡位,最后落得众叛亲离、被削首的下场。这段著名的独白反映了瑞根对人生的绝望,为其之后舞台上的自杀埋下了伏笔。另外,影片中每当瑞根失意时出现的”鸟人”喋喋不休地怂恿他再拍超级英雄大片以东山再起,也与麦克白妻子一直不断在他耳边怂恿他弑王篡位如出一辙。

  (三)现实隐喻

  《鸟人》里有大量对现实的隐喻和批判。首先,好莱坞。影片名Birdman(《鸟人》)与Batman(《蝙蝠侠》)发音相近,”鸟人”的形象也像极了蝙蝠侠,不难看出这是对《蝙蝠侠》这类超级英雄电影的讽刺。在瑞根看来,许多天分不及他的”小丑”借超级英雄形象大赚特赚。影片中提到了很多明星,《钢铁侠》和《复仇者联盟》中的小罗伯特·唐尼;《饥饿游戏》中的伍迪·哈里森;《X-战警》的迈克尔·法斯宾德,就连因《拆弹部队》一炮而红的杰瑞米·雷纳也拍《复仇者联盟》了。好像所有人都”披上了斗篷”,忙于当超级英雄,而不屑于真正的艺术。这无疑是对当前好莱坞甚至整个世界电影市场的一种讽刺。正如影片中采访瑞根的记者引用法国哲学家罗兰·巴特的话:”过去由神和史诗传奇组成的文化现在都被洗衣液广告和漫画人物所取代了。”此外,导演冈萨雷斯在选角上别具匠心,现实与影片内容相互照应。影片男主人公瑞根由迈克尔·基顿饰演,他出演过蒂姆·波顿执导的两部《蝙蝠侠》,也因此声名鹊起。但拒绝了第三部的出演,之后便星运平淡了。这与瑞根的演艺经历如出一辙。影片中男二号麦克的扮演者爱德华·诺顿演过”绿巨人”,现实中也同麦克一样是个好耍大牌、随意篡改剧本的明星。萨姆的扮演者艾玛·斯通演过”蜘蛛侠”女友。另外,影片的剧情也映射进现实。现实中,迈克尔因为《鸟人》被提名奥斯卡最佳男演员奖,再一次被人们熟知,与瑞根无异。

  其次,媒体。记者访问时,没有人愿意听瑞根阐述他的理想,他的谈话不断地被打断。在场的女记者关心的只是瑞根是否用了特殊的美容方法,而其他两位记者对于他的话剧也提不起兴趣,只在听到《鸟人4》时来了兴致。记者们的态度代表了大部分观众对待电影的态度,他们只关心电影能否给他们带来超炫的视觉体验,只关心明星的花边新闻,而不是艺术本身。《纽约时报》女剧评家塔比莎的形象则是讽刺了当今的文艺批评家。她的喜好决定着演员和话剧的命运。她的一篇报道足以捧红或是毁掉一个剧。她根本没有看过瑞根的话剧却口口声声说要毁了它,理由是瑞根只是个名人,不是演员,没有经过正规训练,根本不会演戏,只是个”穿着莱卡材质鸟服的好莱坞小丑”。而实际上,正如瑞根所说,塔比莎擅长的只是”贴标签”,不需要付出任何东西,就把别人为之付出一切的东西轻易地摧毁。

  最后,观众。瑞根在剧场后门抽烟,衣服意外被门夹住,为了不错过演出他只好只穿内裤穿过人群拥挤的,遍布蜘蛛侠、钢铁侠、变形金刚等漫画英雄形象的时代广场。他宁愿被众人嘲笑也不肯耽误演出,可见瑞根对艺术表演的执著、责任感和奉献精神。但他却被误解是为新剧进行炒作。更可笑的是,瑞根竟因此火了一把,视频在网络上两小时内点击过百万。对”从手机屏幕洞察世界”的观众而言,能吸引他们的不是他的舞台剧,而是裸奔。影片中一开始女儿萨姆买不到他喜欢的好闻不好看、鲜有人知的羽衣草,明知道他讨厌烂俗的玫瑰还是给他买了,并留了字条:”他们没有你想要的。”一语双关,不仅是指花店没有他想要的花,更是指观众给不了他想要的”尊重和承认”。羽衣草象征着他执著追求但不为大众所喜的艺术;而玫瑰则如飞鸟侠的形象,众所周知,却华而不实。瑞根在戏中戏饰演的角色艾迪所言正是他内心的真实写照:”为什么我总要求人家爱我?我只想成为你想要的。我根本不存在。”瑞根想得到观众的爱,只有这样他才有存在感,然而事实是观众给不了他想要的。正如女儿所说:”没有人在乎你的剧,你才是那个不存在的人!你根本不重要!”瑞根将之视为生命并毕生追求的表演事业对观众来说毫无意义可言。所以,瑞根在舞台上自杀时用枪指着观众无力地砰了一声,也是瑞根对观众的绝望,他不再需要观众的爱了。对观众的批判贯彻影片,片头和片尾都出现了这样的场景:布满了巨型水母的沙滩上,海鸟在啄食着尸体。这正是瑞根在海滩自杀却被水母蛰疼逃上岸后看到的场景。观众就像蚕食尸体的海鸟一样,贪婪地消费着演员。

  面对残酷的现实、亲友、媒体和观众的误解,瑞根陷入了无限的绝望和失望当中。贯穿影片的背景音乐———密集的鼓点声反映了瑞根焦虑的心境。最终,他下定决心离开这个无知的世界———把道具枪换成真枪在舞台上自杀。包括戏中戏在内,影片中他共自杀了四次,这次依旧没有成功,只打掉了自己的鼻子。第二天在报纸头条,他的表演被称赞是”the unexpected virtue of ignorance”(无知造就的意外之美),这也是《鸟人》的副标题。无数观众为他守夜祈祷,不过不是因为他为舞台剧拼搏,而是因为他在舞台上自杀。观众送来了满屋的鲜花,当然还是他不喜欢的玫瑰花,观众给不了他想要的。只有女儿送来了他喜爱的花,虽然不好看,但好闻,正如瑞根。讽刺的是,他的鼻子没了,再也闻不到香味了。表面上看,他名利双收,与家人和解,受无数人爱戴,得到了他想要的。但讽刺的是,缠着绷带的他像换了新面具的”鸟人”,摘掉绷带后发现他的新鼻子更加像”鸟人”了。他还是又回到了他曾经逃避的世界。最后,看着窗外的鸟儿,瑞根从窗户一跃而下。萨姆奔到窗前,焦急地探出窗外搜寻瑞根的尸体,却好像什么也没发现,然后似乎又看见了什么,目光追随它升起,由衷地笑了。最终,瑞根摆脱了”鸟人”的躯壳,不需要披斗篷也能像鸟儿一样自由飞翔,他找到了自我。萨姆也理解了父亲对艺术的追求,为他能够获得精神上的自由而高兴。

  三、结语

  尽管现实有许多无奈,瑞根依然勇敢追求自己的理想,不被名利迷惑双眼,不被舆论所左右。瑞根化妆室的镜子上贴着一张字条:”Athingisathing,notwhatissaidofthatthing.”(事物是事物本身,并非对事物的评价。)这是瑞根的座右铭,也是我们从《鸟人》中学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