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艺术教育的角度谈民艺之美

作者:代写英语专业毕业论文   日期:2015-12-19

在法国评论家丹纳看来,物质文明与精神文明的性质面貌都取决于种族、时代、环境三大因素。而对于民间艺术的认识,相较于其他社会层面的艺术活动而言,民间艺术具有更为显著的物化特征,它凝合着民间精神、观念、情感和意识的传承,它以物化的形态,反映着根植于文明深处的传统和精神。自2001年国务院学位委员会通过了将艺术学升格为学科门类的决议后,艺术教育也面临着全新的机遇和挑战,同时,民间艺术对于艺术教育的重要意义也愈发凸显。

一、民艺之美:与传统对话

被称为现代设计之父的威廉莫里斯曾说:”面对规模恢弘的重商主义,这场以实现手工艺之复兴为其鹊的运动,或许在表面上是微不足道的;但是,就这场运动所追求的乃是所有人的生活自由、坚定的反抗精神上的专制来说,以及就其作为由文明社会向社会主义演进的一种标志而言,这场运动可谓意义非凡,并且鼓舞人心。”它旨在回归到一种自在、自然的民间艺术的状态。真理之源可以在民间艺术的作品中找到,但并不意味着要回到过去,而是为了找到跨越时代的本质性法则。回顾不是反复,是对新生的准备。

中国民间艺术特指在历史发展过程中,主要由身处社会下层的普通劳动群众根据自身生活需要而创造,经由集体传承和历史积累而不断发展起来的美术形式。在封建社会时期,民间艺术有别于宫廷艺术、文人艺术和宗教艺术;在现代,民间艺术是区别于精英艺术和专业艺术家的艺术。中国民间的知识体系就是在这样的物质性的社会生活基础之上逐渐累积构筑起来的,并且,是经过长年累月的运用而得到反复印证的博大精深的系统知识。尤其是内中所蕴含着的关于宇宙、自然、环境、材料、技艺、造型、情感、传承等认识和实践的智慧,将会在艺术教育的科学发展进程中起到积极而又重大的作用。从这个意义上讲,民间艺术带有艺术的”基础”和”矿藏”的性质,它的美表现出根基性的、母体性的、基础性的特征。在艺术发展的纵横关系上,民间艺术作为”母体”而派生出其他艺术,可以说,它是营养着其他艺术的”乳汁”。中国民间艺术是大众的、生活的、民俗的艺术,是劳动人民为满足自身的精神生活需要而创造并流传的艺术,它反映着劳动人民独特的生活情趣,包含着丰富深刻的社会历史信息,体现了广大民众最基本的精神品质,正因为如此,它是支撑民艺之美的重要力量。

支撑着民艺之美的另一力量是自然。民众在自然的面前是顺从的,他们通过自然的意志来尝试着制作,从无叛逆之心。即就是刻上了自己的名字,也是很普通的作品。那些无名落款的优秀作品同样反映了他们的智慧。只有那些出自他们之手的平凡作品才是美的。在那里没有个性,但却是表现自然的作品。他们的作品之美是无我之美。

二、传承民艺经典:艺术教育的创新性思考

在失道之今日,艺术的发展不是对传统的摒弃,而是对经典的传承;艺术的发展更新速度越快,传统的民间艺术就愈发历久弥新。当”中国元素”在国际性的展览中闪耀光环,我们就更加的认识到民间艺术的美之所在,在高等艺术教育的课堂中,师者尤其要明确自己的职责所在,对民间艺术显性的模仿和隐性的创新性思考,应合乎时宜的运用到艺术教育的过程中

以古都开封朱仙镇的木板年画为例,探讨如何将民间艺术美的灵魂与当下的艺术教育成功接轨,以期创作出更鲜活的艺术作品。被誉为中国木板年画之鼻祖的朱仙镇木板年画,距今己有一千多年的历史,据《东京梦华录》记载,当时的东京开封”近岁节,市井皆印卖门神、钟馗桃版、桃符及财门钝驴、回头鹿马、天行帖子。”由此可见,当时东京的木板年画的发展己经达到了一个鼎盛期。朱仙镇木版年画用色考究,历史上以矿物、植物作原料,秉承了中国传统的五色调体系,经特殊工艺精心炮制而成,印制出的年画,色彩鲜艳明亮,经久不褪;其构图饱满匀称,线条粗犷简练,人物显示出头大身子小的特征,由面部表情突显人物性格,造型古朴夸张,艺术风格独特;题材内容多以民间戏曲故事和寓意吉祥的图案为主,简洁生动,寄托人们的希望和情感。令人担忧的是,随着社会基础的发展变革,这种独特迷人的民间艺术却面临着逐渐的消亡。年画行业日趋惨淡,效益较差,难以吸引年轻人学习,此外,大多数老艺人年事己高,其技艺无法很好得到传承。特别是传统矿植物颜色制作方法己鲜有人知,如不加以传承和保护,这项技艺将面临失传。

这种浑然天成的民间艺术,如果与艺术教育相结合,将会产生意想不到的效果。学生可以走出课堂,走进木板年画的作坊,进行实践活动:(1)由制作木板年画的老艺人进行传道授业,学生在现场观摩,亲力亲为的感受这项工艺的详细流程,年画雕版的印刻,矿植物为原材料的色彩的调和,以及各种版本题材的意义和隐喻。(2)全面收集当地各种题材和艺术风格的木板年画作品,以及记录有关于此的文献,实地考察和拍摄朱仙镇木板年画制作的详细过程,并制作成音像资料以便日后学习和研究。(3)在此实践活动的基础之上,相关专业的学生可以进行延伸性创作,比如在题材和人物方面的创新,可选取当下的社会热点问题作为题材,或者创作新的人物形象,在迎合大众审美需求的同时,将传统继续传承下去,使民间艺术不再游走在时代的边缘,对艺术教育而言也是一项全新意义上的尝试。一方面学生可以学习到正宗的民间艺术,使其得到可持续的传承与发展;另一方面,学生可以汲取朱仙镇木板年画在色彩、造型等方面的精华进行艺术创新,使朱仙镇木板年画不再居于一隅,而是走进大众的视野。

关注民族民间文化艺术传统,是现代艺术教育改革创新的途径,也是对我国艺术经典的传承。民间艺术这种不可言说的美是超越时代的,某个时代终结,但美却依然如故。凝视流传至今的民间艺术作品,那里蕴含着万劫不毁之美,似乎能看到贯穿于未来的法则。若是要在将来的时代产生经典的艺术作品,就必须要学习在过去的美之作品中蕴含的不变的法则,即通过艺术教育把民艺之美变为现实的原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