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南柳琴戏的传承与发展

作者:代写英语专业毕业论文   日期:2015-12-27

  柳琴戏起源于清朝,距今约二百余年。主要流传于江苏与鲁南交界地带,柳琴戏的发展与起源,《江苏戏曲志?柳琴戏志》里是这样论述的:起始于苏北一代的《太平歌》与《猎户腔》。”太平歌”是劳作者在收获时节为表达收获的喜悦之情而创作的小调;”猎户腔”则是猎户们在狩猎间隙,依据民间流行的民歌、号子等,结合山川美景以及自然音响,自创的曲调。柳琴戏的发展大致经历了四个阶段。最早的说唱阶段是半农半艺的贫苦农民在农闲时,在走乡串户的乞讨中的”唱门子”,称为”篇子”。篇子描述的多是农村生活。乞讨式的沿门说唱,主要是演唱者以板或梆子的自打拍子相合。清咸丰时期,柳琴戏开始有了专业演唱班子”对子戏”。有职业女艺人,道具与化妆等,逐步发展而形成了尾腔拉嗓的”拉魂腔”。到了清末民初,柳琴戏逐步完善并有了演出舞台。民国时期,部分柳琴戏班社开始由农村发展到城市。王素秦、相瑞先、姚秀云等柳琴戏艺人开始活跃于柳琴戏舞台。柳琴戏成为市民喜闻乐见的剧种之一。解放后在政府的扶持下,柳琴戏得到了迅猛发展。扩建了柳琴剧团。但随着”文革”的到来,柳琴戏许多专业剧团被迫解散。随后,沐浴着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的春风恢复了被解散的柳琴戏剧团。柳琴戏唱响在祖国大江南北,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地方剧种,开始为全国瞩目。

  柳琴戏音乐唱腔极富特点,男腔高亢而嘹亮,女腔委婉悠长、余味无穷。演唱者一般可以能够自由发挥,自由转化声腔。”怡心调”是柳琴戏的典型唱腔。在唱腔的落音处,女腔往往用小嗓子翻高八度,男腔则加入衬词拖后腔。节奏大多是有板无眼的1/4拍,连续的切分节奏常出现在后半拍的起唱处,这样连续切分的变换节奏,给人以欢快、愉悦、跳跃之感。唱腔旋律与地方语言的密切关联,再加上唱腔中的音程大跳的频繁出现与转调,让人感觉亲切自然。柳琴戏板式大致可分为:慢板、二行板、数板、紧板和五字紧板等。柳琴戏的主弦乐器,从传统的只有两根弦的土琵琶,逐步传承发展为三、四、五、六弦的多种高中音柳琴。

  柳琴戏在长期发展过程中吸收了各种姊妹剧种的优点,越来越与当地人民群众的生活密切相连,成为一种具有特殊地域文化的剧种。柳琴戏的代表作品主要有《墨子》、《小包公》、《喝面叶》等。《墨子》一剧取材于墨子一生中最具历史意义的”止楚攻宋”的故事,紧紧围绕墨子的爱国情怀而又深藏爱人的情感展开,剧情曲折跌宕,生动感人,人物形象突出,场面大气恢弘,展现了春秋时期的风貌,是一部历史巨著。《小包公》描述了宋朝丞相包公断案的奇闻跌势。《喝面叶》则描述了民间夫妇的幸福生活,具有典型的民间戏曲性。

  柳琴戏种类繁多,约200多个戏种。而活跃于民间的”拉魂腔”,是柳琴戏的主线,为其发展奠定了基础,这正是由于鲁南滕州的柳琴剧团由早期的卜家班改建而成后,随着全国解放,卜家班的迅速发展,队伍扩大到近百人,使沿街叫门的”拉魂腔”得以脱胎换骨,成为柳琴戏剧种的主干。近年来,柳琴戏一直活跃在鲁南大地上,倍受当地人们的喜爱。从最初的《小二黑结婚》到大家熟悉的《十五贯》、《姊妹易嫁》到现代的《墨子》等,共发展创作出140余剧目。

  柳琴戏从产生到传承与发展,无不凝聚着鲁南地区浓厚的地域特色和乡土情结。越是民族的就越是世界的,柳琴戏的民族风味与地方特色,吸引了全国各地专家和戏曲爱好者为之着迷,并不断发展与完善。国家一级作曲、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全国柳琴委员会主任委员王惠然就是这样一位人士。早在1958年,王惠然去鲁南地区观看戏曲表演,发现了柳琴戏并为之吸引,此后立志于柳琴戏的研究与发展。当时的民族管弦乐队里面还没有高音乐器以及琵琶、扬琴、三弦这些有中音的乐曲,因此王惠然就盯上了柳琴。从1958年起,在鲁南徐州乐器厂的帮助与配合下,他研制成功了三弦、四弦具有高音的柳琴,从而完善了200多年来柳琴只能用于戏曲伴奏的历史,使柳琴开始成为独奏、协奏的乐器登上舞台,充盈了民乐队弹拨没有高音的空白。

  柳琴戏的传承与发展具有重要价值。柳琴戏在长期的发展过程中,蕴含着多种姊妹剧种的优点,并与当地人民群众的生活密切相关,是传统地域文化的载体。随着人们物质水平的不断提高,网络媒体以及电影、电视的迅速普及,诸多娱乐方式的应运而生,柳琴戏观众越来越少,表演团体正在慢慢缩减,柳琴戏渐渐淡出人们的视野。如今,很难有人去观赏一场纯粹的柳琴戏演出或者听到几句原声原味的拉魂腔声调了。

  具有独特地方传统风格的”柳琴戏”,从它的产生,发展与完善的历史,对我国民间戏曲的传承与发展,有着重要的历史价值和现实意义。它的众多传统戏目中,至今还存有深刻的历史印记,对研究、发展我国的传统民间文化,具有十分重要的参考作用。柳琴戏音乐唱腔从最初的仿”姑娘腔”花鼓调式发展到如今的板腔体,对中国地方戏曲板腔音乐的考察研究,都具有重要的参考和学术价值。

  柳琴戏的表演亲切、自然,戏目贴近人们的生活,浓郁的地方气息和粗犷、高昂而又婉转的唱腔风格:拉魂腔以及动人心弦,富含诸多古声古韵的姑娘腔等等,又具有较高的美学研究价值。

  柳琴戏是鲁南地区广大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一种娱乐形式,每到夏日的傍晚,公园里、广场上,许多民众聚集在一起,自导自演地表演柳琴戏片段。正是柳琴戏的群众性、生活性,所以,深受民众喜爱和推崇,诸多的传统剧目和现代戏,内容丰富而健康,好学好唱,寓教于乐,对于弘扬和发展我国民间传统文化和弘扬社会主义精神文化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如今,柳琴戏在政府的大力支持下,已成为鲁南大地一个品牌,推动着鲁南文化事业蓬勃发展,形成了鲁南地区别具风格的一种文化特征以及独有的文化氛围。先后上演并灌制了《王二英思夫》、《丝鸾记》等一大批戏种唱片,改革开放后,又陆续出版《逼婚记》、《秦香莲》、《父子结拜》、《张郎休丁香》等40余盒唱片,还排演了大型柳琴戏《孔繁森》,涌现出一大批柳琴戏人才,极大地丰富了人民的精神文化生活,做出了很大贡献。得到了国家的重点批示和保护,2006年,柳琴戏经国务院批准,被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欣赏和剖析柳琴戏艺术,促使我们思考一个问题。这个古老的技艺正面临着时代性和继承性的挑战。它的艺术价值有待人们进一步的去认知、去保护,否则,随着时间的推移,有可能会消逝的杳无踪影。其原因有两方面。其一,经济效益不高,无人问津。其二,现在许多人都不太注重艺术性较高的民间艺术的保护、继承和发扬,对时代性的理解有错位。如果这些优秀的民间艺术长期得不到足够的重视、研究、继承和发展,它们将悄然无声地退出历史舞台,那将是非常令人遗憾且无法弥补的。

  鲁南柳琴戏是民间传统文化的精华瑰宝,集艺术、文化、实用、经济价值于一体。它是以民族传统的文化背景为根底,发展中积淀了社会经济价值,同时又不是纯客观地、机械地描摹现实社会,而是对现实社会高度的凝练与升华,从而使其具有高度的实用价值和审美意义。我们相信,随着国家对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日渐关注,一定会为传统艺术的承传和发展带来契机。研究、学习鲁南柳琴戏可以使这一古老而优秀的民间剧种得到很好的开发和发展,期待柳琴戏日益走向繁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