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主义视野下下的《继承人生》

作者:代写英语专业毕业论文   日期:2015-12-31

  从文学作品改编而成的好莱坞电影在近年来呈现出更加多元化的发展趋向,对于小说原著的选择方向的宽泛化使这些改编电影具有更多样的类型片形式,改编电影利用原著小说当中独特的文化元素与引人向往的异域风情叙事背景使影片更具商业价值和跨文化宣传的卖点,同时,改编自文学作品的电影以文学作品的深厚底蕴作为电影叙事的根基,更容易发挥电影的影像魅力,更容易获得口碑与票房的双赢。而近年来,改编自小说文本的电影作品越来越多地传递出浓厚的人文主义关怀的温情,对于爱情、友情和亲情主题的诠释越发趋于平淡化与生活化的质朴风格,使近年来的好莱坞电影焕发出类似欧洲文艺电影的人文主义色彩。

  改编自美国女作家凯·哈特·赫明斯(Kaui Hart Hemmings)的处女座同名小说的电影《继承人生》(The Descendants)于2011年11月公映,由亚历山大·佩恩改编并执导,由乔治·克鲁尼饰演充满悲情色彩的马特·金这样一个鳏夫形象。该片一举夺得第84届奥斯卡金像奖最佳改编剧本奖和第69届美国金球奖剧情类最佳影片奖,这些奖项都是对于影片由小说改编到电影的鼓励与认可。影片故事的发生地在风情独具的旅游胜地夏威夷,在这样一个美不胜收的环境当中,马特·金的妻子在一次事故中去世,未曾对于这个家庭给予过多时间和精力的马特·金,面对两个女儿和未来三人的生活显得格外手足无措。透过马特·金这样一个略带悲情色彩的人物形象,影片对于婚姻、家庭、爱情和亲情给予别样的观照与审视,并在这个过程当中,无论对于主人公的人物形象还是其生活状态都给予独具人文主义关怀的悲悯目光,企图在将其生活解构之后,重新勾勒出马特·金未来的人生图景,为其他与马特·金一样的人们提供生活的线索与人生的方向。

  一、人文主义视野下的叙事结构

  作为欧洲文艺复兴运动的主导思想,人文主义将艺术的表达视野重新拉回对于人本身的关注上来,人文主义倡导重视人生的现实,人性的自由是人文主义的核心精神所在。在人文主义的视野之中,文学作品的功能性更多的是对于人的精神和灵魂的重塑,关注人类本身的具有人文主义关怀色彩的文学作品更能直指人心,唤醒人们灵魂中的自由与智慧。然而,到了电影理论的范畴内,人文主义具有更加宽泛而丰富的含义。电影人将自身的人文主义思想渗透到电影的镜头画面与电影叙事语言当中,透过叙事的推进与画面的剪辑,将人文主义思想深深刻入影片的主体意识当中,在潜移默化中感化观众,唤醒观众内心对于影片主题的感知与共鸣。

  电影《继承人生》讲述了一段关于放弃与追寻的故事。土生土长的夏威夷人马特·金是个”不称职”的父亲和丈夫,妻子在一场摩托艇比赛中被船体撞了出去,撞到了头部,成了植物人,而事故发生的时候他正在外地出差,而在那段时间里,二人的婚姻也出现了裂痕与瓶颈,几个月没有说话的二人更像是互不相识的陌生人。蓝天、碧海、沙滩、椰林树影,夏威夷美好的景色与主人公的生活和心情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正如影片开头主人公马特·金的独白所说:”在这个所谓的天堂里,难道生活其中的人们就像一直在过一个永远度不完的假期?扭着屁股,看着海浪?难道我们就不会感受到生活的痛了?难道我们的家庭会永远和谐,没有争吵?我们的癌症和死亡率就会比其他地方更低?我们的心脏病会更温柔……”生活远非表面看来的那样单纯和简单,生活在旅游城市的夏威夷也并不意味着生活会有更加美好的倾向与改变。就这样,影片在主人公马特·金一连串的质疑当中开启了叙事,而将镜头的视角对准了生活在夏威夷的这样一群人,更像是对于一种具有广泛共性与社会意义的认知误区的反驳与拷问:生活的现实究竟是怎样的?人究竟应当带着怎样的心情继续破碎的生活?是影片从一开始就奠定的极具人文主义色彩的叙事基调。

  马特·金在妻子出意外之前一直忙于工作,无暇顾及家庭生活,对于两个女儿的成长也没有尽到应有的关心和义务,面对成了植物人依靠呼吸机生存在病床上的妻子,马特·金开始反思自己的过往人生,同时,在妻子生前所签署的不抢救协议造成的巨大压力之下,马特·金需要面对医生拔去妻子的呼吸机终止其生命的现实。所以,马特·金更需要面对失去妻子,带着两个女儿的未来生活。然而,从来没有好好面对两个女儿的马特·金对于未来的生活充满了困惑与迷惘,与妻子的情感与生活的断裂使其格外消沉,而正值青春叛逆期的大女儿亚历山德拉和过分早熟的小女儿斯科特更是让他伤透了脑筋。面对马特·金未来困难重重的生活,导演选择了利用平淡化的叙事来进行生活化的展现,以增加故事的真实感与可信度。

  在马特·金家庭生活一团糟的同时,他作为家族土地信托的持有人,具有变卖土地的决策权,整个家族的兄弟都在对于马特·金决定谁是土地买主一事翘首以盼。更加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大女儿亚历山德拉有一天甚至告诉马特·金,他的妻子其实很久之前就已经出轨,一直有一段婚外情,只不过他一直被蒙在鼓里。生活与精神遭到重创的马特·金开始变得歇斯底里,一直觉得生活不会更糟的他,又要面对如此复杂的人生难题。而就在此时,马特·金发现与自己妻子发生婚外情的奸夫竟然是自己家族土地的竞拍者之一,生活给予马特·金太多的讽刺。所以,他需要不断地追问,追问奸夫与自己妻子婚外情的细节,确认二人之间的感情,以及确认自己的内心与妻子多年的感情,所以马特一直不肯让医生拔下妻子的呼吸机、不肯放手让妻子离开自己,因为他对于自认为熟知的生活存在太多的问号。而在马特·金的不断追问过程中,他逐渐学会了放手,学会了与生活妥协。最终,马特·金松开了妻子无意识的手,并在与两个女儿的共同生活当中,找到了人生的方向和生活的意义。

  在看似松散的叙事结构当中,影片继承了小说原著对于生活的拷问与人文主义关怀,但是在进行影像转化的同时,消解掉了小说原著中富含的戏剧冲突,影片通过自然、冷静的叙事语气,将生活中的不可思议与重重困难摆在了马特·金与观众的面前,以求共同寻找到问题的答案。

  二、人文主义对电影主题的渗透

  人文主义不仅对于电影的叙事过程与叙事方向产生了影响,对于电影主题的表达更是具有决定性的作用,无论是表层的抑或是深层次的,人文主义对于电影主题的定位与思想的认知都会具有导向作用。电影《继承人生》从人文主义关怀的视角出发,给予马特·金以冷静而同情的关注目光,将他这段颇具戏剧性的人生经历,提炼出了多重叙事主题内涵,并同时都做出了深入的探讨。

  (一)爱情的追问

  马特·金与妻子在美国相恋并结婚,二人的婚后生活在两个女儿出生后逐渐归复平淡。作为一名律师,马特终日忙于工作,频繁的出差与繁忙的工作让他忽略了对于妻子的关爱,对婚姻的疏于打理,让二人之间的隔阂越来越深,直到最后彼此已经不再说话,各自过自己的生活,忙自己的工作。所以在妻子参加赛艇比赛的时候,马特正在出差,直到妻子出了事故成了植物人住院后,他才回到夏威夷,回到妻子身边。

  影片的一开始,对于妻子的意外,马特内心充满了自责,终日守护在妻子的身边,对其终有一天会苏醒过来抱有希望,所以他不肯马上让医生拔下维持妻子生存的机器。然而,在马特将大女儿亚历山德拉从学校接回家之后,大女儿亲口告诉他妻子出轨的消息,震惊之余,马特更是无法接受这样的现实,在从他人口中得知确切的消息,并了解到妻子在事故之前正打算向他提出离婚的时候,马特对于婚姻的信心消失殆尽,对于爱情的认知也变得破碎不堪。至此,马特对于自己与妻子多年的爱情与婚姻是迷惘的,所以,他在得知这一消息之后,他始终在不断追问:”她爱他吗?他是谁?”而接下来的日子,马特始终在探索妻子这段他所不知道的过去,在破碎的信息之中,提炼着自己曾经对于爱情的执著与对婚姻的信任。

  在影片的结尾,马特似乎了解到了自己所希望知道的一切,但是重新回到病房之中,面对毫无意识的仅依靠呼吸机维持生命的妻子,一切似乎又失去了探究的意义。马特对于妻子的爱,在自己的不断追问当中得到了自己的肯定,对于马特来说,爱情是单方面成立的感情范式,与对方无关。在影片的最终,马特亲吻了妻子的嘴唇,与她进行最后的告别:”别了,伊丽莎白。别了,吾爱,吾友,吾痛,吾乐。别了,别了,别了。”此时,马特眼角滑落的泪水代表了其对于爱情的追惜与释然,一切终有别离。

  (二)亲情的回归

  终日忙于工作的马特不仅忽视了自己的妻子、忽视了自己的婚姻生活,对于两个女儿的成长,马特更是参与得少之又少,在亲情方面马特也是失败的。因为不曾关心过,所以马特不知道大女儿亚历山德拉酗酒、嗑药、交往老男人,不曾参与其成长的过程,不曾对她给予过应有的关爱,任其在学校中放任自由;而对于小女儿斯科特,马特同样忽视了其成长过程,甚至在真正与小女儿一起生活之后,一回神才发现小女儿斯科特已经具有了超出其年龄的成熟感,偷穿姐姐的内衣,生气的时候对着马特竖中指,甚至思维方式也是一名成人的状态。

  在妻子住院维持生命的这段时间,马特不仅仅对于自己的婚姻和爱情有了新的认识,对于亲情与家庭生活也收获了前所未有的情感体验。无论生活在何处,一个家庭中的基本情感都是共通的,幸福没有捷径,不能投机取巧,只有耐心的陪伴与真心的关爱才能将亲情经营得幸福美满。

  (三)生活的妥协

  如果说,电影《继承人生》的大部分时间都在探讨关于马特·金的爱情、婚姻、亲情与家庭问题,所有的叙事主题共同组成了马特·金的整个生活,所有的审视和观照的最终目标都是为了对其生活和人生的表现。然而,影片对于马特·金的生活的戏剧化展示是具有人文主义关怀的,但是,故事的发生地点有极具讽刺意味的,嘲弄着他的整个人生的不如意和悲剧性。

  从一开始,律师马特·金全身心地投入到工作当中,忽略了妻子和家庭,忽视了亲人本应该共同成长的部分。在工作上,马特也许是个成功者,但是在个人生活上,他无疑是个彻底的失败者。妻子的背叛,女儿的叛逆,亲朋好友对其财富的觊觎,即便马特生活在夏威夷这样一个天堂般的地方,生活终究无法像人们想象的那样因为美丽的环境和潮湿的空气而变得顺利和温柔。夏威夷这一特殊的环境与马特的生活形成了极大的反差感,也粉碎了观众对于生活于此的人们的诸多充满艳羡的想象。影片的故事情节始终在告诉马特,同时也在告诉观众:生活是需要经营的,一味地盲目自信并不能使生活变得更加美好,人与人之间需要的沟通并不会因为环境的特殊而变得可以简化甚至消除,人们的生活也不会因为环境的美好而变得异常地精彩。马特混乱的生活需要他在适当时候做出妥协,放手之后才能够重新开始,才能去追寻新生活的意义,才能重新开启新的人生。

  三、结语

  电影《继承人生》在看似平淡的叙事中展现了马特充满讽刺意味的混乱生活,在充满夏威夷风情的影像与音乐之中,影片舒缓而尖锐地揭开马特生活中的一处处伤疤,在质疑了他的过去的同时,也在观望的过程中,探讨着关于他未来人生的诸多可能性。影片的最终,马特对于一切都已释然,不再追究妻子过去的不忠,重新认识到了爱情的真正含义,尊重妻子的遗愿,拔掉了她维持生命的呼吸机。而影片始终坚持着在近乎平淡的写实之中触碰人们内心深处的情感,所以并没有对于催泪的情感爆发场面进行夸大处理,这是影片的成功之处,也是影片从人文主义关怀的角度做出的叙事选择。

?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