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画家关紫兰

作者:代写英语专业毕业论文   日期:2016-01-05

  一、关紫兰绘画风格的形成

  1.洪野、陈抱一是其艺术思想的启蒙者

  关紫兰,(19031~1986)出生于上海,祖籍广东南海。关紫兰是父母惟一的掌上明珠,她的父亲是当时非常有实力的纺织业官商。在家庭环境的影响之下,关紫兰从很小就喜欢上了绘画,她在十几岁的时候就考入上海神州女校专门学习绘画,后又转入中华艺术大学学习。关紫兰跟随洪野先生学习西方艺术,洪野先生在那个时代曾经担任过许多所艺术院校的教授,他教过西洋绘画、中国传统绘画以及色彩学和透视学等。洪野先生曾经运用西洋画法和中国绣像白描相结合的手法,为《风尘三侠》画一系列的人物插图,还为俞平伯诗集《西还》做了装帧设计,这些作品都被认为是”五四”时期新文化美术精彩之作。洪野先生对中西绘画艺术的深入研究和积极探索,无疑对关紫兰艺术思想的形成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对关紫兰艺术思想成熟产生决定性作用的人,是我国早期杰出的油画家陈抱一。陈抱一(1893~1945),出生在上海,原籍广东省。陈抱一是我们杰出的油画家,是西方绘画的传道者。陈抱一曾于1913年东渡日本专门学习西方现代绘画,他回国以后于1925年在上海创办了一所大学,那就是著名的中华艺术大学,他和丁衍庸负责西画科。关紫兰进入中华艺术大学学习时,陈抱一在当时恰好担任中华艺术大学西画系的主任。陈抱一是我国油画艺术事业的先驱者,亦是关紫兰生活中的良师益友。他熟谙西方绘画理论和技法,深受野兽派的影响,在上海美专任教时,他首开艺术课堂写生教学之先河。陈抱一也是最早把西方写生技法引进中国绘画课堂教学中的美术教育者之一。洪野先生和陈抱一的现代主义绘画观念对关紫兰艺术思想有着深远的影响,对其绘画风格的形成奠定了基础。

  2.留日期间西方现代艺术对其艺术思想的冲击

  结束了中华艺术大学的学习之后,关紫兰又想去法国学习西洋画,犹豫彷徨之际,恩师陈抱一告诉她,学习西洋画也并不一定要去法国。日本自明治维新以后大力引入西方现代美术,现代思潮和美学观念早已深入人心。关紫兰选择了去日本留学,1927年6月关紫兰到达日本神户。关紫兰曾在1927年~1930年,1935年~1937年两次东渡日本学习绘画。关紫兰在留日期间接触到很多种类的西方绘画艺术,欧洲古典绘画艺术和现代名家的作品以及画展在日本处处皆是。关紫兰在日本留学期间汲取了许许多多的艺术营养。在当时,日本有两个曾与陈抱一有密切交集的画家也对关紫兰的艺术思想产生了深刻影响,他们的名字是有岛生马和中川纪元。他们都曾在法国留学的时候接受到西方现代绘画艺术流派特别是野兽派、后印象派的冲击,他们把西方现代绘画艺术融入日本传统绘画,其作品用笔凝练、色调张扬,寓行于意。由此我们不难看出,关紫兰艺术思想所受的影响是多方面的,除野兽派画风以外,日本画风也曾在她的绘画中得到体现,如《持扇少女》就是关紫兰受日本画风影响的典型作品。

  在日本,关紫兰多次参加各种美术展。在日本当时有一本著名的艺术类月刊,这本刊物叫《妇人——女士造型》,这本刊物曾经在1927年10月详细介绍了关紫兰和她的绘画作品,他们给予这位来自中国的女画家很高的艺术评价。关紫兰当时在日本艺术界亦颇有影响,日本艺术界称关紫兰为”中国闺秀女画家”。关紫兰的作品深得野兽派之精髓,用色强烈华丽、用笔以形写意。关紫兰于1930年学成回国以后,她把野兽派画风移植到中国传统文化的土壤,她后来用色大胆自然、造型严谨,作品极具形式感与张力。关紫兰似乎具有一种魔力,她能够把复杂造型简单化和单纯化,她亦能把中国人的优雅含蓄的审美和西方野兽派的激情张扬巧妙融合。

  关紫兰的作品有人物肖像、静物和风景,关紫兰喜欢使用装饰性纹样,让自己的作品看起来具有一种韵律感,这种韵律感在绘画上是妙不可言的。她的经典之作有《幽闲》《弹曼陀琴的姑娘》《水仙花》《睡莲》《执扇少女》《慈菇花》《小提琴》《西湖》等。著名美术评论家金冶先生1930年在《时代》杂志上评价了关紫兰的绘画,他说关紫兰的作品是富有色彩而不辨轮廓的,他说关紫兰是完全用直觉去表现图象的,他说关紫兰的画风只有一种很简约的形式,那就是幽秀华丽,大方新鲜。最后,金冶先生给予关紫兰高度的评价,说她是远处的一盏明灯。关紫兰不仅是上世纪女画家的优秀代表,也在近百年来的中国现代绘画史上具有重要的影响。

  二、关紫兰的绘画风格

  1.狂放典雅,风格独具

  关紫兰的艺术思想并不是飞跃式的一蹴而就,而是时代大背景和艺术思潮下润物细无声式的暗自滋长。她并不将一种风格坚守到底,而是时刻发现和汲取外来优秀绘画艺术的养分,也因此形成了独特的个人风格。在创作手法上,关紫兰将西方绘画技巧和东方审美巧妙结合,她的绘画风格吸收了西方野兽派、后印象派和古典学院派精华,又将中国传统文人画尚意、清新雅致的审美追求糅合其中。其运用野兽派画法创作的绘画作品《少女像》,关紫兰用具有补色关系的红与绿,黄和蓝构成画面明朗的基调,背景几乎全是平涂的绿色,大笔触和稀薄的用色达到酣畅淋漓的视觉效果。画面上的少女,旗袍的红色因有了和背景绿色面积大致等量的对比,又有些许蓝色在画面上加以点缀,打破平均感。整个画作,虽然色彩奔放,对比强烈,但绝不突兀和生硬,真正做到了风格独具而又狂放有致。

  2.诗情画意,文人情怀。关紫兰是在中国传统文化熏陶下成长的大家闺秀。她的作品除了有马蒂斯画笔下女子人物作品的风韵外,她关于西湖风景的作品一样令人神往,那是民国风情的西湖,图中的屋宇是十分低沉的,和林风眠的西湖是同一种味道,只是一个用水墨,一个用油彩,风情相近,确是民国人梦中的西湖,有深厚文化情结的西湖。画西画,画西洋风格的水墨画,同样需要文人情怀,有民族文化的陶染,当然再借助西洋的材质与手法,说白点是用西画运东方情愫,当然在关紫兰来说,还有女性天性的对景观的理解与领悟,细腻的观察与体味,油彩表现一个文化之湖,历史之湖,浸润的是情感,是诗意,是美丽的故事,美妙的过往风情,画中是静态的,却应有丰富的联想。

  在本世纪现代主义浪潮中,在当时的时代大背景下,大多数艺术家都从”民族国家”的立场叙事,而关紫兰却属于囿于”个人”的神游者,她的作品无一不是呈现出生活中的各种场景和细节。当时国家于危难之际,艺术”反映”现实的主张,文艺呈现”政治化”倾向,在这种主导思想之下,逐渐淡化了美学思维。当今关紫兰被重新发掘和看重,这和她以”个人”审美情趣对”主流”的背离是分不开的。关紫兰因其技精貌美已然成为当时艺术界的潮流人物,她的绘画风格恰如吹进当时画坛的一股新风。关紫兰的画是纯粹而宁静,与时代的喧闹无关。给观看者以宁静美好的视觉享受,正是关紫兰绘画作品的美妙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