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时代电视线性传播的优劣势浅析

作者:代写英语专业毕业论文   日期:2017-11-27

  互联网飞速发展、网络媒体极速扩张,极大地冲击着传统媒体的生存与发展。曾几何时,风光无限的电视媒体曾重创报刊与广播的市场占有份额,如今亦遭逢变数,开始承受新媒体成为社会新宠所带来的种种苦痛,从受众人群的快速减少,到广告市场份额的大幅滑坡,再到社会影响力的逐步降低等诸多方面。但正如广播、报刊依然在社会上占有一席之地,特别像广播在我国进入汽车时代又重现活力一样,电视媒体不会一夕消亡,如同哲学家黑格尔(G. W. F. Hegel)”存在即合理”这句名言,视听结合的电视媒体将因其特殊性而延续下去。在一切应与时俱进的当今社会,细致分析电视媒体的优势和劣势,充分研究新媒体的长处和发展趋势,未来与互联网密切结合的电视媒体应会走出一片新天地。

  纵观媒体发展史,电视有过令人艳羡的繁荣与辉煌,即使在被很多人唱衰、被认为走下坡路的今天依然有其独特魅力,至少在一定受众群体中短期内不会成为历史。电视媒体最突出的特性为线性传播,分析其优劣势,笔者拟围绕”此刻”一词展开。”此刻”,在此可理解为”点”。线性传播的电视媒介正是由无穷多的”点”所组成。”此刻”,符合电视的属性,但不属于电视独有个性,院线正放映的电影、实时播送的广播节目也具备这一特性。在媒体竞相追逐受众份额的今天,赢得”此刻”也就赢得一切。

  一、电视在”此刻”的传播优势

  当今,”低头一族”无处不在,包括智能手机在内的移动终端日渐成为人们获取信息的重要渠道,但即便如此,电视仍然属于最大众化、最具影响力的传播媒介。人所共知,线性传播的电视转瞬即逝,但自其问世便成为人们认识社会、获取知识、调节生活的最重要载体,这与其在”此刻”的巨大魅力紧密相关。

  1.”此刻”的视听结合性让电视独具传播优势

  在存世已久的传统媒体中,广播只可听,报刊只可读,而电视视听兼备、声画并茂。这就意味着电视在一定程度上将广播与报刊的传播优势紧密结合在一起,既有报刊优美的文字、亮丽的图片,又有广播动听的声音、持续的播放,同时兼具电影鲜活的影像、动听的音效。电视具备其他大众传播媒介难以企及的传播优势。

  视听兼具的特征决定电视节目具有强烈的现场性,可使受众”如临其境”,产生真切的接近性、在场感。电视画面呈现的内容形象、生动、直观,声像结合的信息具有单纯文字和声音所无法比拟的现场感受。从传播学角度讲,电视的强势正在于避开了电子编码、译码的羁绊, 受众可以通过实时、形象、生动的画面和真实记录现场的声音感受到事件的发生、发展与变化的全过程,而无须身临其境。因此,电视的出现拉近了人与人、人与事的空间距离,大大增加了现场感与受众的参与感,从而极大地吸引和影响受众。

  2.”此刻”的不可预知性使电视成为娱乐要源

  生活的快节奏,难以让受众在开启电视之前预先了解节目动态,对”此刻”众频道正播出什么节目自是无从知晓。电视资源的盲目占有、电视频道的无限扩张,更增加了”此刻”的不可预知性,从而增添了受众对电视节目的好奇,增强了受众对电视的依赖。

  对于忠诚度极高的受众而言,某个特定时间某个频道某个栏目播放什么样的节目可能无任何秘密可言,”此刻”的不可预知性大为降低,但”此刻”的节目内容却无从获知,众多不可预知的”此刻”自然成为看点。这极大增加了对电视的关注度、忠诚度,使电视成为丰富业余生活的重要源泉。

  或许有人会说,电影同样具有”此刻”的不可预知性。但制作经费充足的电影制作者会于投放前广为告知,电影动态易于掌握。电影本身若情节缺少创新,”此刻”的不可预知性会因审美疲劳而大为降低。或许又有人说,报刊也具有”此刻”的不可预知性,但以文字为主体的媒体内容,读者可跳跃性地选择章节先睹为快,引人段落更可反复阅读。电子信息流传输的电视节目则既不可”倒带”,更不可打破时空提前走进未来。

  ”此刻”不可预知的内容若精彩纷呈,亦即可视性强、传播力大,自会吸引受众,收获可喜份额。对常设栏目或季播性节目而言,若期期引人入胜,那么,此栏目或节目可提升为必视性栏目或节目,这对电视从业者而言是一件幸事。

  3.”此刻”的极强时效性助力电视后来居上

  在时效性上,新媒体给电视媒介带来了极大冲击,但综合评价看,电视带来的时效效果仍不失为媒体家族中的翘楚。这主要指电视新闻类节目,电视专题类节目在”此刻”的时效性方面优势并不突出、明显。

  广播以实时插播的方式,同样在时效性上大有作为,占有先机;报刊虽大多已电子化排版、制版,但因其必须印刷而难以棋高一招,当然报刊的电子版已解决了这一不足;电视以视听结合见长,在突发事件发生时,新闻类频道可随时插播文字性报道,在时效上未落下风,而且电视从业人员一旦进入事件现场,即使没有转播车现场直播,只要能及时回发视频文件,电视的优势就显见无疑。鲜活的画面、实时的解说、互动的内容、演播室权威的评论,立体、全方位的播报让电视魅力尽显。当然,手机的普及与内置相机像素的提高、照相机视频功能的日渐强大,让网络媒体在视听领域已可大显身手,但从视频效果的专业性而言,其与电视媒体相比仍差距明显。更何况电视媒体大多拥有一流的新闻采编团队。凭借专业技能、敬业态度以及不服输、善打硬仗的干劲和冲劲,电视依然是最受关注和信任的媒体。”有大事,看四套。”从2003年伊拉克战争时打响知名度,中央电视台中文国际频道通过多年悉心经营,让这一美誉进一步发扬广大。

  从某种角度看,评价时效性不应仅仅考评新闻事件的呈现速度、传播的广度、受众的黏度、内容的好评度、评论的力度等,而应综合考查、整体考量,这或许是电视媒体依然广为受众认可的缘由。

  二、电视在”此刻”的传播劣势

  ”完美”一词同样不适用于电视。借助电子信号传输的电视节目在其”此刻”有着明显的局限性。只有既欣赏其光彩又正视其不足,才会使电视媒介始终走在健康发展的道路上。

  1.”此刻”的不可留存性

  电视媒介线性传播的特性决定其在传播过程中稍纵即逝,不可”倒带”。或许很多观众都曾有过深感遗憾的经历,那就是当自己心仪的电视节目在期望同步观看时因事务缠身或时间已过而未能一睹为快。虽说如今可在网络媒体上点击收看,但毕竟失去了步调一致的乐趣和同步评价交流的兴奋。再者,播出节目尚未同步上载,回看节目仍需等待。

  同时,不可留存的局限使受众难以对节目留下深刻印象,稍有疏忽,有些情节便会不知所云。它不像报纸引人段落可反复回看,精美的杂志阅读之余可精心收藏。

  2.”此刻”的不可选择性

  我播你看,是电视的固有属性。作为线性传播媒介,电视节目顺序播放,受众只能在固定时间接收固定频道的节目,无法在同一时间自由选择多档节目,即使使用具备多视窗功能的电视机也极易错过精彩情节,使人深感”鱼与熊掌不可兼得”。这种不可主动选择性使受众只能被动接受电视节目的播出。

  线性传播的不可选择性带来的另一不足是电视缺乏双向交流和受众反馈,从而某种程度上制约了节目的及时调整。节目收视率测查机构的出现和信息大数据在电视媒体领域的广泛运用,多少弥补了电视难以双向交流所产生的不足。电视媒体摆脱自身单向性这一缺陷,将会使其魅力大增。谈话类节目、综艺性节目都在通过引入观众参与节目制作去改变这一不利局面。

  3.”此刻”的不够深刻性

  转瞬即逝的特性决定电视难以在主题体现上入木三分。在传播途径上,过于理性的语言难于理解,影响受众对电视节目的视听认识;过于散文化的语言虽说易于理解,但难以用画面呈现,且因信息量低而渐渐远离大众,这或许是当年风靡一时的电视散文节目风光不再的原因之一。电视化语言是电视圈中流传已久的”热词”,也就是要求电视语言应浅显易懂,但不失文采;流畅易读,而不失思想;要符合大众化口味,而不应曲高和寡。

  大众传媒强调在语言上追求浅显易懂,但这不等于说电视可以不追求艺术性、思想性。电视媒介的特性对电视语言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白描手法运用的娴熟度决定了电视解说词写作者表述能力境界的高低。

  三、激活”此刻”,活化节目

  当人们开着车收听广播、坐在地铁上浏览视频时,驾车行进中听觉的独享、地铁上网络信号的时断时续,毕竟难敌沙发上边品茗边享受视觉盛宴的惬意。要把握电视”此刻”的独特魅力,挖掘电视”此刻”的内在潜力,扩展电视”此刻”的传播领域,应强化以点连线,设置叙事动力,寻求线性纵深。

  1.悬念推进,开拓表现的主体空间

  赢得观众的垂青、获取不菲的收视、收到骄人的点击,在媒体竞争激烈的当下困难重重。困境求生,独特的视角成为突破围堵的利器,毕竟当下的受众受电视媒介的日久熏陶,知识面宽、理解力强、参与性深,以往的惯性思维已难以满足其收视欲望。

  追求视角的远播,仍应揣摩、契合受众的求知欲望点,而不应自娱自乐,更不应一味猎奇。猎奇,注定有看点、获收视,但失去了电视媒体应追求社会责任这一底线,非有责任感、正义感之媒体人所推崇。令人称道的差异化视角可制造观众的收视驱动,而悬念式的驱动,其力道更足、收效更大,所带来的传播力更强。

  悬念式推进、质疑中前行,可算老生常谈,但众多节目仍然未能熟练运用。通篇漫灌式解说过于沉重,已为人所抛弃。在轻松自在中实现层层递进成为叙事新境界。要达成这一新追求,体验式消费浮上前台,这就要求对个人的切身感受有所体现。有人参与的”此刻”让受众时刻有聚焦点,带入式前行令屏幕前的受众有身临其境之感。在表现形式上,悬念可分主动设疑与文中藏疑。疑问句或设问句均明确引人,但句式若集中则易简单乏味,甚或幼稚。相较直白式设疑,文中藏疑技高一筹,叙述中完成疑问,不显山露水,味道十足、耐人寻味,值得提倡推广。

  2.点状爆发,提升节目的趣味幅度

  电视是点状并列、线性推进。点状爆发与否决定了”此刻”是否打动人、感染人、吸引人。点状爆发即视听语言的同步震撼。视,指画面的立体呈现。无声的画面同样富有情感、语言、思想。画面爆发,亦即画面具冲击力、震撼性,或美轮美奂,或动人心弦,或内涵深邃。听,指文字的逻辑思维。感人至深的描述、耐人寻味的话语、鞭辟入里的评析,引人入情入理入胜入画,恍若设身处地,置身其中。

  实现点状爆发,须注重细节的挖掘、情景的再现和情节的延展。激活一个镜头,亦即激活一个”此刻”,使其成为话语的焦点,便可活化一个段落,从而增加节目的可看性、影响力与话语权。

  3.知点探究,延展故事的纵横力度

  平铺直叙,无悬念,无情节,不去设置亮点、笑点、泪点,将难以调动受众的收视兴奋点,昏昏欲睡中流失的是收视份额。要使”此刻”足够吸引人,大话、空话、套话自应舍弃。有悬念、有故事、有情节,想象无限,故事版本花样繁多,”此刻”的话语迭爆方可收到奇效。在故事延展中,重视话题的已知与未知,可使”此刻”成为故事的坐标交叉点。过多讲述受众已知内容,则易生陈词滥调之嫌,缺少新意;过多展现受众未知事项,则易陷云里雾中,不知其意。因此,对于任何话题,都必须梳理受众已知,继而探究已知之所以然,真正做到知其然而又知其所以然。对于话题来龙去脉的揭示、剖析,延展了”此刻”话题的张力,从而增强节目的传播效果。

  4.多维联动,实现节目的立体传播

  电视的精彩呈现,需要镜头、解说词、音乐、音效、字幕等多维的立体组合,非一维独领风骚便可大功告成。镜头的引人入胜、解说词的感人肺腑、音乐的动人心扉、音效的栩栩如生、字幕的点睛之笔,每一个环节都发挥着各自应有的作用,且不可替代。若各维度的组合达到令人屏气凝神、目瞪口呆的效果,则节目自是上乘之作、精品之首。

  多维联动的同时还应追求立体与动态,而非平面与静态。镜头之动态指镜头自身之动,或内容之动;解说词之动态指内容之动人、写作手法之灵动、述说故事之起伏跌宕,亦应”文似看山不喜平”;音乐音效之动态指乐感突出、徐疾相应、琴瑟相和,以达心灵感应之境界。

  5.互联时代,化解”此刻”诸多局限

  在互联互通时代,新媒体强势分庭抗礼,给电视媒体的发展既带来冲击,也带来机遇。两者强强联合、优势互补,则前景可喜、市场广阔。在网络的助推下,电视可实现内容的回放、双向的交流,从而革除转瞬即逝的弊端。点击率被纳入电视节目影响力、传播力的评判,足以证明网络的影响受到广泛的认同与肯定。

  广泛与快速普及的网络、智能手机等终端技术的极速提升,使电视节目”此刻”的时效性同样也有了提升的空间。随着电视技术的持续改进与提升,借助数字技术的飞跃发展,电视节目采制与播出之间的时间差大大缩小,电视受众可在第一时间超越地域的局限,与事件的发生、发展更加相向而行。

  网络使电视节目的”此刻”有了新的战场。不论线上线下,”此刻”都是制胜的不二法宝。不断创新节目内容和表现形态,使电视褪色的魅力重新得以张扬。同时,充分利用互联网实时信息的双向传播与交互影响,使电视在当今日新月异的信息时代稳稳地占据一席之地,牢牢地掌握话语权。

  在变与不变中,电视人审时度势、勇往直前、创新不止,电视的”此刻”就依然成为众人热衷的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