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戴珍珠耳环的少女》中维米尔的形象探析

作者:代写英语专业毕业论文   日期:2017-11-28

  电影《戴珍珠耳环的少女》以年轻女孩葛丽叶为中心展开。作为 17 岁的少女,她身上的纯情善良、倔强聪明无不吸引着眼球,但是电影中葛丽叶的性格塑造以及她内心细腻的情感是一个人无法表现出来。葛丽叶的形象特征深入人心,但是和她之间有着微妙关系的男主人公维米尔反而更加让人印象深刻。

  一、耳目一新的出场艺术气质

  维米尔的出场并不是像其他电影的主人公一样给人以视觉的第一效果,而是通过其他视角和语言先讲述其形象。葛丽叶刚进入到家中做帮佣时,被安排收拾画室的工作,镜头以葛丽叶的主观视角望着画室,只有半敞开的门,没有任何维米尔在画室绘画的场景,由此一种神秘感油然而生,让维米尔的形象更加令人好奇。并且在维米尔与妻子吵架之时,也没有让维米尔出现,而是利用她妻子的抱怨和吵闹声进一步讲述了维米尔在妻子心中的形象:对家庭不闻不问,把绘画看得比家庭重要。这样一种未见其人先闻其声的人物出场方式把维米尔的形象塑造的神秘而生动。观众并没有见到真正的维米尔,却能从旁人的口中在自己心理建立起维米尔形象。如此的方式能够强烈抓住观众的好奇心,也能为之后的维米尔出场做出铺垫。

  另外,维米尔刚开始真正出场是在晚上葛丽叶扫地时,维米尔穿着深色的衣服,外表显得十分帅气。但是因为夜晚的光线阴暗,维米尔的面孔并没有很清晰地凸现出来。黑暗之中的维米尔面露苦色,在阴暗的光线之中显得压抑痛苦。可见维米尔的第一次出现就暗示着他现在真实的生活状况和内心情感。在之后庆祝的聚会上,维米尔的外貌才清晰展现出来,及肩的头发,深邃的眼睛,高高的鼻梁,明显令人感觉到艺术家的气息。

  同时,维米尔的眼睛是他心灵的窗口。当他和葛丽叶关系发生微妙变化中,能从他的眼神中有所发现尤其是维米尔偷看葛丽叶换掉头巾的场景,他紧紧注视着披散棕色头发的葛丽叶。在那一霎那,维米尔眼神中透露出来的不仅仅是一个画家对待模特造型的感觉,还有就是他作为男性被葛丽叶的神态深深地吸引。导演在此把镜头推进,给予维米尔近景镜头,眼神的展现无疑深刻地塑造了内心世界。

  二、追求艺术完美的思想理念

  不单单从外貌,维米尔的内心感受和情感也在不断彰显他的艺术气质。维米尔作为一名画家,他有着对绘画发自内心的热爱和追求,这是维米尔最突出的形象。他有着没有灵感时的苦恼,也有着对自己画作的坚定。当尹老爷在聚会中以幽默讽刺的语言描绘作品的颜色时,维米尔却自我肯定了颜色的使用。”颜色适合”,简单的几个字就是维米尔对艺术的自我理解和感受。

  除此之外,维米尔对绘画更是有所坚持。当维米尔看见正在擦窗户的葛丽叶,瞬间找到灵感,随后维米尔利用假人作画,可假人形象并不能达到他心中想象的效果,最后让葛丽叶成为自己的模特。维米尔一旦找到灵感,他的艺术思想不断迸发,他对待绘画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态度让他散发出来无限的魅力。他的态度成就了戴珍珠耳环的少女这幅画作,而珍珠耳环的独特使用正是突出了维米尔作为画家对绘画狂热追求和坚持不懈的形象。

  影片中,不管是之前的作品还是《戴珍珠耳环的少女》这幅画,画中的主人公都戴着珍珠耳环,这也许是维米尔的一种爱好。白色的珍珠耳环象征着纯净和典雅,当女性戴上珍珠耳环后就能显现出高贵的神态。这也能看出维米尔对绘画及人生纯洁世界的向往,面对现在的生活,维米尔只能保持专注的思想才能创作完美的画作。

  三、不善交际的性格背后

  画家也有不擅长的一面,维米尔是个不喜交际、对人情世故不甚了解的人,所以他的作品一直都是岳母负责卖出。维米尔和岳母性格有着鲜明的差异。在片中的几次聚会,岳母为了让尹老爷买画,总是会不停地讨好尹老爷,一直甜言蜜语地吹嘘着尹老爷的品位高超、热心助人。可是维米尔每次都是一声不吭,甚至表现出对尹老爷的不耐烦。维米尔不喜欢也不善于对别人阿谀奉承,也极少和外界交流沟通,可是他不得不承认岳母的百般讨好才能将画卖出去。他的性格是有一些孤僻,天天和他作伴的只是他的画室和作品。

  面对生活的种种压力,维米尔内心十分苦恼,他渴望能找到懂得他的知音。维米尔的妻子并不能了解他的内心,因为曾经在家庭经济困难的情况下大吵大闹,甚至破坏了维米尔的画作,维米尔禁止妻子进入画室。她的妻子无法理解他在艺术创作中的想法,这一步步加深了维米尔对知音的渴望。他希望找到一个人能懂得他的作品和他内心真正的想法,更希望在自己压抑的生活中寻找到一丝光明。由此葛丽叶进入了维米尔的视线,葛丽叶从小在绘画方面有一定的素养。当维米尔完成《执水壶的年轻女子》这幅画时,葛丽叶却发现画面构图有瑕疵,于是把画板调整了位置。这对维米尔的内心有了很大的冲击,他渐渐的发现葛丽叶就是了解他的那个人,可维米尔的感受并没有表现在脸上。然而他的行动说明了对葛丽叶的欣赏,刚开始维米尔教葛丽叶认识各种颜料,随后让葛丽叶从旁协助。维米尔说过这样一句话:”你看到了我的内心。”这句话非常清楚地表明了维米尔找到理解和读懂他的人。

  四、复杂矛盾的心理状态

  维米尔内心复杂矛盾,他要面对生活,面对压力,维米尔一家人都要靠他绘画挣钱生活,他的妻子不断地生儿育女,对生活条件的要求也很高,这样家庭的重担就落在了维米尔的身上,压力有时候让他喘不过来气。

  审视自己的状况,维米尔无能为力,他不能冷漠的只顾着自己徜徉在画作里,他要顾及自己的妻儿,他身上更肩负着丈夫和父亲的责任,因此他无法抛下现在的一切。可是维米尔在这个家中生活的并不快乐,正恰巧葛丽叶给他带来了光明和希望,这种光明对他来说更是可望而不可及的。在片中,维米尔内心做着艰苦的挣扎,最后他还是选择了家庭。葛丽叶准备离开在画室门前徘徊之时,维米尔的脸上充满彷徨和不知所措,他无法面对葛丽叶的离开,但也无可奈何自己的责任,只能把自己内心的情感永远的埋藏起来。影片最后葛丽叶收到了那副耳环,肯定能够想象到这是维米尔送给她的,虽然维米尔没有出场,但是这副耳环足以能够代表维米尔的内心对这份情感的保留。

  五、无力反抗的最终命运

  片中,维米尔是善良的,而且有着正义感和道德感。当他的孩子因为强烈的嫉妒心诬陷葛丽叶偷东西时,维米尔相信葛丽叶的为人,在家里翻箱倒柜,终于找出了放在女儿床垫下的梳子,还给了葛丽叶清白。可他的善良和正义终究抵不过社会权威压迫,尤其是尹老爷。这并不是说维米尔是一个懦弱胆怯的人,而是在压迫下,维米尔终究还是没有办法对抗权威。如尹老爷在维米尔家第二次聚会时看中了葛丽叶,要求葛丽叶入画并伺候自己,维米尔看到尹老爷的动作猛地站了起来,眼睛犀利,面目严肃。这充分体现了对葛丽叶情感,同样面对尹老爷的质问,虽然他的动作代表了态度,但他无力反抗尹老爷,他知道自己还要卖画生活。无法改变事实的维米尔只能与尹老爷做协议,用集体肖像代替葛丽叶,尽力帮助葛丽叶摆脱纠缠。

  不难发现,葛丽叶年轻美丽,善良纯真,能够理解维米尔的想法,这是维米尔妻子现在无法满足的。两个人单独相处在画室中,葛丽叶解释着为什么移动椅子,”总感觉她被困着”,这句话深深地打动着维米尔的心。他深深注视着葛丽叶,这是维米尔内心情感的一次迸发,他的手动了动,但是这种情感释放被他妻子的声音打破。一刹那的声音就暗示着维米尔最后的选择,他和葛丽叶的感觉最终会被妻子切断,他无法脱离这个家庭。

  虽然片名叫为《戴珍珠耳环的少女》,毋庸置疑葛丽叶肯定是着重刻画的人物,但维米尔反而更加出彩,不管他的出场和形象,还是他的心理,都能深刻地抓住人的眼球,甚至盖过了葛丽叶,有时让人感受到葛丽叶在为维米尔做衬托。影片结尾给了这幅画很长时间的镜头,透过这幅画能看到的不仅是画中的这个美丽的少女,而是透过这幅画看到背后的画家维米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