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析“道”文化意象在欧美电影中的认知与翻译

作者:代写英语专业毕业论文   日期:2017-11-28

  自2009年台湾青春怀旧电影 《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在内地获得好口碑、高票房后,因 “在中国现代化语境中,转型社会正充斥着个体、群体的种种失意,’青春’因为’梦想’的存在而成为’怀旧’最好的所在”,怀旧思潮便迅速席卷整个内地电影市场,一时间各种主题的怀旧电影呈现在银幕上,它们以超高的频率和雷同的情节将这种怀旧推向高峰,在获得高票房的同时,却也收获了不少质疑甚至谩骂。因此,当怀旧思潮的青春电影在经历了2014年的高峰后,在类型多元、主题多重的2015年,却陷入了一个瓶颈期。重复的怀旧叙事,诸如《左耳》《少年班》等影片显然淹没在自7月开始的多元类型影片中,甚至渐渐被观众忘记。但9月的《港囧》和《夏洛特烦恼》却为怀旧电影找到了一条新的出路,在怀旧电影发展进入停滞期,观众进入审美疲劳的特定阶段,对怀旧电影的叙事进行调整,为怀旧电影开创了一条新的出路,营造了一种新的风格。而这种叙事的转向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它们分别对青春、现实有了新的诠释。

  一、对青春的沉迷到冷静

  在以往的怀旧电影中,对青春往往是表现出一种极度的沉迷,如 《匆匆那年》里,我们看到方茴写在书本上的一句话:不悔梦归处,只恨太匆匆。即便她在青春期遭受了身心的巨大创伤,她依旧无怨无悔。即便陈寻背叛了她,她依旧爱这个男孩。所以在陈寻陪她去流产时她说:要是这个孩子是你的,那该多好。若干年后的陈寻,已然是一个事业有成的会计精算师,但他始终记得自己高考时为了一个女孩放弃了13分的考题,期望时间能让他重来一次,回到那个全校女生都注视他的时刻,能够改写历史,能为了方茴放弃那个决定胜负的投篮。漫长的时间过去了,过往的小细节,他依旧能记得十分清楚,可见他对青春时段的沉迷不能自拔。

  《港囧》中的徐来,显然心心念念的是和初恋女友相见,以完成青春期的遗憾。所以,他才会想尽一切办法摆脱妻子蔡菠和小舅子拉拉,他需要一个独立的时间和自由的空间,因为当年为了生活,他放弃了理想,和蔡菠结婚,一直管理着蔡家的内衣公司。但在这个心怀梦想、曾经的文艺男青年徐来看来,自己是有艺术气息的,是生活和蔡家将他的才情消耗殆尽,让他成了一个只知道内衣的庸俗男人。人到中年,回味过往,他期待活力重新回来,希望能找到当年的青春气息,所以,他迫切希望能见到杨伊,看似是为了完成当年那个始终无法完成的吻,实际是渴望那个时代的自由和独立。所以,吻只是一个象征,承载了太多的期望。但徐来对青春却并不是迷恋的状态,他并不是一味地回味过往,反复咀嚼他和杨伊所发生的一切,在他的记忆中,只有那个未完成的吻。当徐来见到杨伊后,原本有机会可以实现当年的遗憾,最终他却停了下来。时过境迁,他终于明白,他和杨伊终究成了两类人,而他也并不是为了肉体的欲望和一个未完成的吻,只是自认为的生活重压让他无处发泄,他需要回到最有活力的青春期寻找一丝解脱。所以,对于青春,徐来不再表现怀旧电影中的迷恋,反而以审视的目光回望,以冷静的态度回忆过往,所以,他才能在救蔡菠的过程中选择和蔡菠同生共死。

  当然,夏洛没有徐来那样的生活环境和运气,所以他的怀旧自成风格。参加梦中情人的婚礼装酷耍帅,却被妻子无情揭穿,这让他无法面对,只能躲到厕所做一场天马行空的梦,将多年的积怨和暗恋明目张胆地呈现。现实生活中的夏洛是个一无所长、一无是处的人,所以他基本没有存在价值和存在感。因此,在梦中,他要确立自己的地位,成为万众瞩目的明星。在学校他一改往日的懦弱,和老师打架,亲吻女神秋雅,存在感瞬间指数上升。不过,显然这种低级的存在感无法满足他,只有 “才华”才是被众人认可的唯一途径,所以他用最便捷的方式让自己成为红透半边天的当红明星,女神秋雅自然跟了他,以往瞧不起他的同学成了他的随从,只有那个曾经心心念念保护她的马冬梅消失了。夏洛沉醉在这个意气风发的梦中,却在某一天怀念起平淡的生活和马冬梅的好来,他突然觉得一碗茴香面是世间难得吃到的美味,马冬梅是他要好好珍惜的女人。而其他的人,不过是为了榨取他身上的名和利,为了钱一个个戴上面具,在他面前演戏。名利固然重要,却失了真心,所以在夏洛身患绝症之际,所有人的真面目呈现,只有马冬梅爬窗来看他。这个有意识的梦境中,显然夏洛明白青春的岁月虽然难以跨越,但现实生活中所凝聚的点点滴滴的幸福足以抹平青春时期因遗憾而留下的伤痕,所以他收心了,一心一意爱着马冬梅,亦步亦趋,步步相随。

  从两部影片可以看出,目前怀旧电影不再停留在单纯对青春的迷恋之上,而是从迷恋中逐步走出,步入一种平静的阶段,这是人在成熟后对过往的理性审视,而不再单纯地感性怀念。

  二、对现实的抗拒到接受

  对现实的态度,怀旧电影同样有了巨大的转变。同样以 《匆匆那年》为例,很显然,陈寻在现实生活中过得如鱼得水,泡吧,打球,小日子过得滋润,但不可否认的是,他却对这种现实不满,这种不满体现在他对过往的念念不忘上。当他在七七留下的影片中看到方茴时,那种不满、不安,似乎统统都消失殆尽。七八年未见的那个曾经用全部身心去爱的女孩,拖着一身的伤痛离开,就此消失,留下一地的遗憾。所以,当下幸福的生活是看起来的幸福,他的内心却是千疮百孔,他希望现实生活中有方茴的痕迹,所以对现实他是抗拒的,就如赵烨的老婆的粗俗,也如周小栀的老公的刻薄,现实是无奈的现实,是被迫面对的现实,所以大家的态度是抗拒的。

  不可否认的是,《港囧》和 《夏洛特烦恼》也有对现实的抗拒,徐来讨厌岳父一家,在他被拉拉揭穿,被蔡家人拉去医院后,忍无可忍之下对着岳父、岳母、姐姐、姐夫、小舅子、侄子痛骂一顿后愤然离开。夏洛抗拒在秋雅的婚礼上见到马冬梅,他精心打扮,求小舅子开豪车出席,就是为了他那可怜的面子和卑微的身份,他想在梦中情人的婚礼上留下一个好印象,想让同学、老师对他刮目相看,想让自己在群体中有一席地位和存在价值,但他的精心设计却被大嗓门、粗鲁的妻子破坏了,精心设计的一切成了一场闹剧,他不仅没有挽回面子,反而成了众人的笑话,所以才以做梦的方式逃避现实。

  徐来对现实也是抗拒的,他有一个当画家的梦想,他喜欢和杨伊一起在画板上涂涂抹抹,喜欢在烈日下、暴雨中和杨伊一起画电影海报。杨伊是理想中的最佳伴侣,而现实中的蔡菠及其家人都 “庸俗不堪”,蔡菠的脑子里永远是最实际的东西,她选择徐来结婚或许只是为了家里的内衣厂,和爱情、和浪漫无关。所以徐来的心里十分抗拒现在这平淡得如死水般的生活。可当他从杨伊口中知道蔡菠当年为他放弃去美国留学的机会后,他突然觉得这个在他身边默默付出十多年的看似俗气的女人也有伟大可爱的一面。蔡菠的俗是他所认为的俗,她也有浪漫的气息,也有她的才情,悄悄为他去买法国画廊,带上一大把向日葵来给他最大的惊喜。她一心一意为徐来,所做的一切都为徐来,并不仅仅只为家里的内衣厂,她是爱徐来的。也因为徐来,她被绑架,陷入危险境地。但在这样的时刻,她依旧想着徐来,不希望他受伤害、有危险。经历了对青春怀念的理性思考后,徐来对现实进行了重新的审视和思考。

  杨伊是他的初恋情人,承载着青春的梦想和爱恋,因得不到,他怅然若失,当再次相见,他依旧还有当初的情感,只是时过境迁,人都在变,徐来在理性地思索过后方明白,现实也并没有自己认为的那么可怕,只因自己对青春阶段太过向往,反而错失了现实的美好和蔡菠的真情。所以,他才勇敢地走向了解救蔡菠之路,在最后阶段,选择和蔡菠站在摇摇欲坠的玻璃板上,愿同生共死。而他自认为可恶的家人,却选择隐瞒他曾对自己的指责,告诉蔡菠一个完美的自己。这种现实生活所承载的幸福和青春时期的快乐是不一样的,但至少徐来明白,在不同阶段应当有不同的状态,青春固然美好,过去固然值得怀念,我们却活在当下,依旧幸福。

  夏洛和马冬梅结婚可谓是极不情愿的,他想要的是梦幻的、美好的生活和漂亮的老婆,显然马冬梅不是他想要的选择,但现实的无奈,逼着他必须做出这样的选择。因为自己的无能,他在家里被马冬梅嫌弃,在同学秋雅的婚礼上,自己的谎言被她无情拆穿,甚至被她一路 “追杀”。马冬梅绝对是一个凶悍强势的女人,夏洛和这样一个强悍的女人结婚,势必还是和学生时代一样,男性角色被压抑,他只能隐忍,甚至是苟且生活。但这并不意味着他就心甘情愿过这种生活。在这个生活中的失败者的心里,有一个隐秘的愿望,即亲吻甚至占有高中暗恋的女神秋雅。秋雅的恬静之美和马冬梅的粗犷形成强烈的对比,秋雅的似水柔情是一直温暖夏洛的源泉,甚至是他生存下去的动力和希望。所以,他只能通过梦境来实现自己的梦想。但仔细审视他的梦境,却发现他依旧缺乏足够的勇气爱秋雅,恨马冬梅。这一切源于他的平庸。夏洛是芸芸众生中最最普通的一员,他曾经因为爱为秋雅写了一首歌,但从未唱给她听过。在梦境中他放声歌唱,但不可否认的是,一首歌不足以支撑整个人生。他要让自己从平庸走向才情,只有选择盗用日后大红大紫的歌曲,一个没有创造力的人,因为时间的错位,被推向了神坛。但在梦境中,他依旧小心翼翼,他对马冬梅有着依恋,因为只有她才会对他不离不弃。他怀疑秋雅,这源于在他看来,秋雅不会随便嫁给一个一无是处却一心只为她好的人。从秋雅出嫁的盛况可知她更在乎的是对方的地位和财富,夏洛的地位和财富都是空中架起的楼阁,随时会崩塌,所以他内心有种种隐忧。突如其来的绝症正是这种隐忧的印证,因此在夏洛患病之际,那些往日追随他左右的朋友亲人都一个个离他而去,只有马冬梅对他不离不弃。梦境的结局已经预示了夏洛对现实世界的认可,那一枕黄粱美梦终究是虚空,繁华落尽,要面对的依旧是日常的最普通的生活。所以在对现实的态度上,他由过去的抗拒甚至有那么一些讨厌妻子马冬梅转向了对她的无限依恋中,也从对现实的抗拒转向了对现实的高度认可。

  现实的平淡无痕、了无生气固然让人在怀旧过程中感到难受,但换个角度、换种心境来看,现实也没有自己所认为的那么无趣。我们常常喜欢仰望星空,希望能通过仰望获得一种希望,却忘了脚下踩的那一片土地的坚实。只有踩在最坚实的土地上,才能心安理得地仰望天空。

  从观众对 《港囧》和 《夏洛特烦恼》的喜爱可以知道,当下中国内地的怀旧电影已经出现了明显的转向,这种转向自 《怒放之青春再见》就可窥探一二,在这里实现了完成。这种转向目前体现在对青春和对现实的态度上。当下怀旧电影中,我们已经将对青春的态度逐步由沉迷向冷静客观转变,一味地沉迷和眷恋也无法改变生活的状况,空有一番青春的激情在当下只能是一种回味的资本。因此,在理性的思考过后,我们终于明白青春是可以回味的,但不需要沉迷。因而在对现实生活的态度上,我们也终于明白,曾经的抗拒是因为自己没有认清当下的生存状态,在纷繁复杂又一潭死水的生活中,我们只要换个视角、换位思考,依旧能找到生活的乐趣。